文在寅的和平獎?

在過去一星期,金正恩、特朗普分別採用一貫的Brinksmanship戰略,一方說不滿美韓軍演破壞和平氣氛,另一方乾脆取消見面,又是文在寅居中斡旋,才逐步避免破局。而且他的斡旋,基本上放低了一切尊嚴:特朗普和他見面後,才單方面發信取消「特金會」,一點面子也不給;而金正恩臨時要求和他見面,也是在北韓高調批評南韓軍演「背信棄義」之後,文在寅卻毫無芥蒂,見到金正恩彷如老友久別重逢般擁抱,營造友好氣氛之用心,路人皆知。作為美朝的中間人,文在寅完全明白雙方的共同目標,在於促成見面,這樣對特朗普、金正恩都有得分;但也明白雙方的共同憂慮,就是不能對「無核化」定義達成共識,所以千方百計製造灰色地帶,供雙方迴旋。

文在寅的「北韓身份認同」

文在寅對北韓的認同、對統一的追求,可謂他根深蒂固的政治信念。根據文在寅青年時期的軍旅戰友回憶,就算在南韓軍政府極力渲染北韓罪惡、進行戰爭動員期間,文在寅也私下質疑「無條件反對北韓」的政治立場,稱「北韓民眾是無辜的」,「如果南韓傷害了北韓百姓,所謂統一又有何意義?」2004年,文在寅和母親都是兩韓親屬團聚的當事人,當時他首次返回北韓探親。月前他被《東亞日報》記者問及,「如果有水晶球會做什麼」,他的回答也是「向母親展現北韓故鄉的風景」,並稱若統一, 考慮在北韓以律師身份終老云云。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