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債務問題的三個可能

各國明知債務不理想,而依然故我,自然準備了種種後著;北京其實沒有把握討債,但依然願意借出鉅款供各國基建,出發點同樣更在於解決內部經濟問題。「一帶一路」各國債務問題的最可能結局,是成為各國政黨輪替的常規議題,不容易得出全面親華或反華的結局。以馬來西亞為例,新首相馬哈蒂爾一方面叫停「一帶一路」重點項目東海岸鐵路,另一方面卻訪華尋求其他貿易機會,到了下一次政黨輪替,推倒重來十分容易。斯里蘭卡曾選出反對「一帶一路」的政府,但最終還是繼續租借港口予中國,動機並非償還債務,而是政府純粹要錢。又如薩爾瓦多本是台灣邦交國,向台灣索要鉅款興建聯合港口不果,去年與中國建交,但大選過後,候任總統布克萊(Nayib Bukele)公開批評中國罔顧商業法規、操縱貨幣、干預別國民主制度等,揚言要檢討是否與中方維持關係,明顯是討價還價。一個可能出現的規律是,債務到了某個臨界點,各地就容易變天,新政府上台時聲言退出「一帶一路」,之後獲中國改變部份待遇,有了交代,又走回原點。

馬哈迪大視野:「一帶一路」是新殖民主義?

根據一般已公佈的「一帶一路」合約,承建商基本上都是中國公司,公司請的工人也大多來自中國,基本上和在中國國內搞基建無二,唯一差別,只是完成品留在海外,卻因為這樣,需要別國共同承擔經濟風險。根據純經濟角度,也許聘請「任勞任怨」的中國工人,可以繞過「一帶一路」國家的勞工保護法律,更能達致效益最大化,但實際上,這也是解決中國國內工人下崗、經濟轉型的最有效途徑。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