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牌屋的美俄峰會:戲如人生

《紙牌屋》的「俄羅斯總統」是公關高手,正如日前提及,處理飾演自己的異見樂團Pussy Riot時,只要現場講幾個冷笑話,就能盡顯風度、四兩撥千斤,對方以為「推上報」是成功爭取,殊不知這樣的報導,對「俄羅斯總統」的聲望反而大有幫助。在現實世界,普京正是這樣利用國內反對派:容許他們最基本的存在,乃至作出種種人身攻擊,從而引蛇出洞,利用他們的過激行為,動員龐大的親政府群眾。西方經常以為鼓勵異見人士,就能帶給俄羅斯「麻煩」、「壓力」,殊不知卻正中對方下懷。

2018世界盃:普京或成最大贏家

總決賽期間,四名俄羅斯異見人士、Pussy Riot的成員成功衝進球場,當時普京與一眾嘉賓都親眼目睹,但普京對應付這類場面,早已駕輕就熟,「依法辦事」就可。這令人想起美國Netflix劇集《紙牌屋》,有一集邀請了Pussy Riot飾演自己,在「俄羅斯總統」訪問美國時出席國宴,期間發難,該「總統」卻一派淡然,四兩撥千斤幽默應對,還為自己的國內民望加分。

俄羅斯教練查捷索夫:戰鬥民族的縮影

查捷索夫師承蘇聯傳奇教練比斯哥夫,強調紀律,自己不煙不酒,體能極佳,對他而言,「鐵腕治軍」是唯一的訓練方法,無論球員身價多高,他也會毫不猶疑責罵、乃至動粗,因為當年就是這樣長大的。

日里諾夫斯基:俄羅斯愛國主義源頭

蘇聯解體後,歐亞主義再度興起,形成「新歐亞主義」(Neo-Eurasianism)。這種思潮主要回應當時俄羅斯在葉利欽領導下,親近美國同時又市場經濟改革失敗的困境,相信國家走錯路,當中的代表人物是杜金(Aleksandr Dugin)。著名俄羅斯歷史學者安蘭(Andreas Umland)指出,杜金的新歐亞主義包含地緣政治、德國保守主義革命、歐洲民族布爾什維克主義、新法西斯主義等元素,也就是將極左與極右思潮放在一起,再與俄羅斯傳統結合,包裝為「愛國主義」。

日里諾夫斯基:俄羅斯極右鐵漢之權術

不要以為走極右路線的日里諾夫斯基不可能有現實政治影響力,近年普京的外交政策,其實不少源自自由民主黨從前的主張。於阿拉木圖出生、主修土耳其研究、並具有猶太血統的日里諾夫斯基多次發表針對南方人的言論,指「北方文明」(俄羅斯文明)受到伊斯蘭的威脅,認為「泛突厥主義」終會分裂俄羅斯,所以應該捍衛自身文明的基礎。

俄羅斯也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去年4月,俄羅斯外交部也就耶路撒冷問題發表聲明。聲明首先重申,支持聯合國以往通過的以巴問題解決方案原則,包括以東耶路撒冷為未來巴勒斯坦國的首都。與此同時,在上述前提下,俄羅斯會視西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

俄羅斯黑客、特朗普與奧巴馬

奧巴馬的姿態,不少人認為是為了制約特朗普、設定國內議題。其實與此同時,也是和國際社會喊話。首先似乎是希望把美俄鬥爭,鎖定為未來美國外交主軸,但普京明顯有備而來,反應克制,不但沒有驅逐美方外交官報復,還藉此嘲笑奧巴馬是跛腳鴨政府,期待特朗普會「撥亂反正」。

波羅的海三國:普京的下個目標?

結果,俄裔社群呼籲尊重俄羅斯文化和身份認同的社會政治運動,就應運而生。在拉脫維亞,「Latvian Russian Union」是代表俄裔利益的政黨,在歐洲議會佔有一席,主張給予拉脫維亞境內所有俄裔公民身份、將俄語定為官方語言,同時反對 NATO,呼籲強化與俄羅斯合作,支持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在愛沙尼亞,「Estonian Centre Party」也扮演著同樣角色。不難看出,上述局面與東烏克蘭頗有共通之處。

1984的香港平行時空

在三國之間,還有一塊涵蓋北非、中東和東南亞的四邊形區域,擁有世界1/5人口,成為緩衝區、也是衝突區,不隸屬任何一國,香港即是這四邊形的一角。最有深意的是,四邊形內的居民,已成為事實上的附庸,不時在各國之間易手,存在的唯一價值,只是生產更多軍備用於戰爭,他們自身的命運,則從未被重視,讀來讓人似曾相識。

冰天雪地之外: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潛能

遠東區卻是俄羅斯自然資源最豐富的地域:林木、煤炭儲量和水力資源,都佔全國1/3,更有豐富的鐵、銅、貴金屬、稀有金屬礦產儲藏。遠東的地緣戰略價值也毫不亞於西部,該區與太平洋和北極海域都有漫長海岸線,更有海參崴這一極圈附近的不凍港,即從大清帝國搶來的最重要港口,扼守北太平洋和北極海域之間的航道。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