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爭系列:皮諾切特借屍還魂的智利

就像這次智利引用緊急狀態,屬於皮諾切特以來首次,但就像香港以緊急法「止暴制亂」,只會激起群眾對政體的最深層不滿。問題是要改變這套潛規則,觸及大量收成期老人的既得利益,只會成為永續抗爭,社會撕裂得難以附加。一切豈非似曾相識?

智利海軍訪港:南美海軍競賽大時代

1900年11月3日,智利海軍一行終於抵達香港,期間有一個悲劇故事,被記錄在香港海事博物館內:話說智利海軍一位隨艦學員Carlos Krug Boonen到港後水土不服,被送往香港海軍醫院,不幸四日後逝世,被安葬在跑馬地天主教墳場,成了香港與智利聯繫的歷史見證。

左翼偶像聶魯達:作為外交家的另一面

早在1920 年代,年輕聶魯達已經在智利外交部任職,1927 年成為智利駐緬甸領事,後來又曾赴阿根廷、西班牙等地擔任外交官。雖然他進入外交界的動機只是某生活,但在各國累積的人脈、開拓的視野,都令他後來的詩作獲益匪淺。

復活節島:真正的悲劇比電影更恐怖

復活節島的社會原來階級分明,各部落酋長、祭司負責管理和分配資源,戰士保衛家鄉,基層製造石像。但自從島民過度砍伐樹木來運送石像,人口過度膨脹,土地被過度開墾又變得不宜農耕,部落都沒有足夠資源,來供奉原來的統治階級。高層企圖通過戰爭解決問題,反而令問題惡化,逐漸在內戰中被低階層的人取代。電影的「政變」是一次過的,彷彿文明剎那家崩潰,其實真實情況是慢性衰亡。

伊基克自由貿易區:智利香港

其實,智利成立伊基克自貿區,和香港也有一定間接淵源。成立自貿區的智利獨裁者皮諾切特是一個爭議人物,雖然任內不斷被批評違反人權,但是冷戰時代的西方親密戰友,與列根及戴卓爾夫人私交甚篤,其「智利經濟模式」和二人理念相近,一度備受肯定。皮諾切特的上台與經濟改革,皆出現得比二人更早,其中一個指導其自由經濟政策的導師,就是著名經濟學家佛利民。

「太平天國軍隊」真的曾在智利作戰?

不過,整個故事並非沒有藍本的。在十九世紀中葉開始,隨着奴隸在拉美逐漸變成非法,華人苦力被大舉輸入,秘魯尤其是重要目的地。華人到美洲的原因眾多,逃避太平天國戰亂是其中之一;個別曾參與太平天國的人逃難海外,亦是情理之中。只是三萬太平軍集體飄洋過海,卻又能再集中在一起重新戰鬥,連苦力貿易的經濟模式也不符合,運輸、物流角度亦不可行。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