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學神劇《黑鏡》的蟑螂

當街頭衝突無日無之,對香港的社會將產生怎樣的深遠影響,抗爭者爭取的是甚麼,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在乎,而不是單純以「蟑螂」視之,作為對被稱「警犬」的以眼還眼。何況,我們現時可能處於人類歷史上對激進動作最熟悉的階段,從電視、電影,進化到人手一機的網絡時代,這是從前人類不可能理解。結果我們在電影、電視、動漫、電玩,接觸到大量暴力,這已成為日常生活一部份;正如當抗爭變成日常,警民衝突連續在人人的手機中放送兩個月、而且可能無了期持續下去,不論陣營,結果都是對視覺上、認識上,習以為常。暴力的強度,因為看得太多而被稀釋。雖然現代人較少直接實踐暴力,香港人也以「和理非」聞名,但在各種力量拉扯、政府失效之時,假如這樣下去,警察和示威者都只能越來越依賴武力,可謂香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後物質少年時代:他們激進嗎?

香港的《逃犯條例》爭議,延伸出青年衝入立法會大樓一役,和曠日持久的各區遊行示威及衝突,不同立場的朋友,自然有不同觀感。但政府在同溫層以「被洗腦」、「收了錢」、「外國勢力」評論前,總應該易地而處,並了解這是國際大趨勢的一環,就會明白這今日香港的一切,不過反映了全球「後物質時代」的到來,新生代和數十年前「物質時代」成長的一代,有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而且因為資訊科技的發展,和香港的獨特情況,矛盾不過是剛剛開始。假如任何人以為一支警隊就能解決一切問題,局勢只會朝徹底的悲劇發展。

《蜘蛛俠:決戰千里》:當未來學化成現實

假如未來連我們自以為看到、感覺到的,乃至深層記憶,都可以被科技製造出來,世上就再無「真」「偽」。但我們必須了解的是,對不少人來說,這卻是佳音:反正改變不了現實,倒不如用自己的方式製造「事實」,然後活在其中,和其他世界永遠處於平行時空,再也不用「connect」、溝通和銜接,恰如古代仙劍小說的掌中世界──這難道不比永遠活在不能改變的「現實」更快樂?由是觀之,《蜘蛛俠》讓古代神話維持在未來的角色,確是神來之筆。

華為案未來學:大國地位與5G霸權

5G則是比4G更進一步的第五代行動通訊技術,由2016年的聖地牙哥3GPP會議訂下標準,定點網速可達10Gbps,數據延遲比4G更低,即終端和網絡另一邊幾可實現同步。這種「網絡基建」,將開啟各種需要大量數據、低延遲率的程式應用,例如「物聯網」和「智慧城市」。這些概念雖已存在,但在4G世界,依然未能普及,要是城市的汽車、公共設施、電器、閉路電視都智能化,於現有網絡環境下,亦不容易傳送和運算。但5G普及之後就不一樣,例如汽車的自動導航,一旦有了5G環境的低延遲率,除了更精確,亦能減少意外。推而廣之,當整個城市的道路系統都可以實時傳達,就能夠中央調控。例如南韓的SK電信與當地政府合作,試行了運用5G網路導航的兩部汽車,結果在兩公里的測試路程,汽車可做到與網絡系統實時同步,收發關於路面情況和交通系統的大數據,以調節路線,還可以躲避突然出現的障礙物。這公司表示,未來可以將道路上所有汽車連接起來,將來的交通系統就是一個網絡,而不需要交通燈,也逐漸無須人手駕駛,就像無數前瞻未來的電影那樣。

人工智能機械人:東方可以,西方不可以?

伊藤穰一雖然承認日本人的世界觀比較「原始」,但也暗示正是這種原始,令他們心態更寬廣、更能接受科技的轉變。他說:「機械人一直以來都是日本人精神世界的一部分……我們日本人不僅毫不害怕我們的新機械人霸主,我們還有點期待它們的到來。」假如這真是事實,不只是對人工智能機械人,甚至是基因改造嬰兒,日本人和西方人之間的態度差異,也足以對未來國際秩序,構成根本影響。

未來教育:當Coding成為國際新一代共同語言

由於多個國家已為中、小學生開設程式編寫課程,相信很快會變成全球趨勢,當這一代成長後,各式各樣的程式語言,便成為不同國籍、文化、背景同齡人之間的「共同語言」。他們即時在現實生活,使用完全不同的日常語言,卻可以輕易通過電腦為中介,互相溝通。今天文化交流始終以語言為主要屏障,但有了Coding的一代,人類大同社會的夢想,卻可能化為現實。不同國家之間的相互依賴,例如美國大選會輕易被俄羅斯黑客通過machine learning影響,只會不斷出現。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