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的全球啟示:當「全球派Vs本土派」取代「左Vs右」

傳統「社會公平優先」的左翼Vs「效率自由至上」的右翼,已經被打破、重構,取而代之的,正是以勒龐為代表的「本土化民族主義」,和以馬克龍為代表的「全球化自由主義」的對峙。勒龐以極右身份崛起,除了因為部份法國人對本土利益受損、身份認同受衝擊感到不安,更因為法國經濟發展不濟,貧富差距嚴重,而這些「階級鐵票」,分別流向極左和極右,卻是殊途同歸。

民族主義外傳:再讀《被發明的傳統》

從各類相關案例中,Hobsbawn歸納到一個重點:工業革命後,圍繞民族國家(nation發明的種種「傳統」,才是當代規模最大、影響最深遠的「傳統發明活動」。它們產生的目的有三類:建立特定的社會認同和凝聚力;為某一特定政權的合法化提供依據;或向國民灌輸一套完整的價值觀和社會行為習慣。正是基於上述「被發明的傳統」,民族國家這一「想象的共同體」,才得以成為今天人類社會的常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