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6:世界盃國家隊「大移洲」?

國土大部份在亞洲、而身在歐洲足協的還有土耳其,它一直努力建構歐洲身份認同,希望加入歐盟,但隨著「新蘇丹」埃爾多安的集權和伊斯蘭化,身份認同正出現微妙改變。說來土耳其是2002年的季軍球隊,但歷史上原來只曾兩次打入決賽周,假如在亞洲比賽,肯定是一線強隊,席位手到拿來。

澳洲與東帝汶的海域爭議與雙重標準

比較「東帝汶訴澳洲」案和「菲律賓訴中國」案,兩案確實有一定程度的可比性。在兩起糾紛中,都是弱勢一方認為自己的權利被強勢一方侵佔,意欲以國際法來維權,而強勢一方都對此持拒絕態度,不願交予聯合國轄下的ICJ判決,可以單方面訴訟的PCA,就被派上用場。在兩起訴訟中,大國都選擇將領海劃界問題排除,小國則通過挑戰既有法案、定義的方式,來間接達至維護領海的主張,也是小國善用國際法與強國週旋的智慧。

果阿「回歸」後的本土運動

果阿人冀擁有甄別和限制移民的權力,要求印度中央政府承諾保護其文化,並獲民選果阿議會和邦長支持。但印度中央不為所動,認為相對於一個十二億人口的大國,果阿這百多萬人無足輕重,為其改變國家政體,或牽一髮而動全身,其他各邦紛紛效法,成為「獨立或半獨立政治實體」,就永無寧日。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