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工智能成為作曲家

在產業化角度,技術支援方自然很希望把技術推廣到下一代;但站在學術角度,自然也有不少要理順之處。例如以上這首主題曲是雷博士通過AI程式作曲,那樣版權屬於他本人、AI供應商,還是AI本身?一首AI製作的「羅文新歌」,是否要經過羅文後人同意?根據目前版權法,超過若干年限的創作不受版權限制,所以不少經典被不斷再版、改版,但假如超過版權限制年限的歌曲,通過AI得到全新生命力,又如何理解?人類作曲和AI作曲之間的界線,又究竟怎麼樣?這就是我們的未來。逃避不了的,除了學習,還能怎樣?

達克效應:留言的都是甚麼人?

為什麼人類會有這樣的習性,涉及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政治學等不同範疇,這裏不一一細述。而社會畢竟由庸眾組成,精英在古今中外,永遠只能是少數。到了網絡時代,人性反精英的一面,比從前發揮得更淋漓盡致,從網絡論壇、社交媒體公眾號的留言區,最能反映一二:絕大多數留言,不是毫無養份的情緒、立場宣洩與負能量,就是對內容斷章取義的理解與評論,對內容越不了解的人,越有勇氣發言,反而對內容有認知的人,則很少留言。

工業革命4.0與我們的未來:一個佛系學術創業者的自白

不少朋友發現,我近年陸續建立一個GLOs系列的公司,不經不覺有了一定規模,但始終難以理解「學術」和「創業」之間的關係,所以還是希望在這裏分享對「工業革命4.0時代」如何影響知識份子、教育學習的十大前瞻。所謂「工業革命4.0時代」,就是繼蒸汽機、電力、電腦分別取代勞力密集工作後,人工智能、機械學習、物聯網、大數據、演算式會造成天翻地覆的革命:先取代各行各業的壟斷性中介,再取代傳統精英建立的共識,繼而取代智力密集工作。這時代會完全顛覆現有規則,再信賴任何前人告訴你的工作、保障,都已不設實際。知識份子回應這樣的時代,除了實踐,別無他途。

《今日簡史》:甚麼才是真正的國際關係議題?

特朗普其實沒有提供任何問題的答案,只是一句「令美國再次強大」,通過重溫歷史,來暫時麻醉國人,本質上其實和提倡回到哈里發制度的伊斯蘭極端主義者,沒有分別。這些思潮的支持者也不見得真心相信這一套,只是未來太不可測,總要找一些東西來依附,所以特朗普也好、伊斯蘭國也好,在人類大歷史的過渡期,就準時出現,只是他們提供的不是答案,而是延緩答案的出現;代表的不是任何具體形式型態,而是一種虛無主義。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