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被忽視的大危機:馬達加斯加鼠疫

假如單是鼠疫,到當地旅遊的風險,還只是健康問題,但隨後發生的其他危機,令風險變得更複雜。馬達加斯加平均一名醫生要照顧16000人,不少人根本沒有現代醫學概念,也不信任醫生。疫情爆發後,醫院病人大逃亡,感染鼠疫的人被關在醫院內,反而情願回家。那些較接觸現代知識的一群,則對馬達加斯加醫療質素心知肚明,擔心針孔不乾淨,也情願逃出,以土法治病。單是這種心態,就能發現馬達加斯加距離現代化,還有漫漫長路。

飛地外傳:布辛根的故事

「飛地」是一個人文地理概念,與領土和國家主權密切相關,泛指一國地理範圍內,有另一個屬於他國的地區。根據飛地本身的主權和地理位置相對性,又可分為「內飛地」(enclave)和「外飛地」(exclave)。當一國境內有土地的主權屬於他國,就是該國的內飛地;一國有領土處於海外、被他國領土包圍,就成為該國的外飛地。布辛根麵積7.6平方公里,人口1500人,主權屬於德國,而完全被瑞士包圍,對德國而言是外飛地,對瑞士而言就是內飛地了。

默克爾的「歐洲門羅宣言」 :理想與現實

英國脫歐、特朗普對北約聯防愛理不理,歐洲領導人打算增進防務合作,自然應該,問題是知易行難。在歐盟核心的德國、法國,民眾都不熱衷增強軍力,而歐洲各國財政預算中,對防務的投入一直偏低,要加強防務、犧牲福利,不是任何歐洲領導人所能容易達成。歐洲各國能單獨承擔的軍事角色,已不可能和美俄中相提並論,但歐盟成員國對「超國家」軍事指揮權充滿顧慮,令缺乏戰力與指揮權的歐洲防衛機構形同虛設。默克爾呼籲德國人走出歷史陰影,暗示重整軍備,但只要民意反彈,就是又一波政潮。

當歐洲駐港人員談及歐洲難民潮

然而在另一個場合遇見的匈牙利駐港總領事,就有截然不同的觀點。他說那些敘利亞難民能扶老攜幼來到歐洲,肯定是有人安排,並非自然行為,所以不能簡單歸類為「難民」。匈牙利現在承擔著守衛歐洲大門的責任,防止非法移民乘亂偷盜,值得世界支持。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