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亂局:何不承認第一次公投出現技術失誤?

「是否支持英國繼續留在歐盟」這問題,本質是一個純政治表態;但「主張英國應該和歐盟建立哪種關係」這問題,本質卻是具具體體的技術操作。前者的答案,可以是簡單的「支持」Vs「反對」,但後者的答案,就必須包含由光譜一極到另一極的不同選擇,也就是由無協議硬脫歐這極端、到維持現狀留歐這另一極端,與及其他種種介乎兩者之間的方案。只要把那些方案並列出來,相信結果很可能是支持「留在歐盟但談判爭取更大自主性」、與「支持脫歐後與歐盟維持緊密關係」這兩個偏向中間的選項,會成為主流民意;但在簡單的二元對立式公投,支持這兩類選項的人,卻會被兩極綑綁。事實上,從第一天開始,金馬倫推動公投時,就沒有認真想過「方案」問題,當時幾乎沒有人想過甚麼「挪威模式」、「瑞士模式」,更不用說公投設定的根本問題。英國政府假如不承認這一點,在日後推動公投時附加應有的責任條款,還會發生類似鬧劇。

當歐盟回絕意大利預算案

歐盟的反應則完全可以理解,因為意大利是繼希臘後,歐盟負債比率最大的國家,2017年的政府債務總額相當於GDP的131%。作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意大利的任何債務危機,都會對歐盟造成極大威脅,令歐元的公信力再受衝擊。然而歐盟也必須正視一個結構性問題:目前歐洲一體化下,只能有統一貨幣政策,但歐元區國家在經濟結構和發展水平存在莫大分歧,成員國在經濟發展和歐元區整體穩定之間,往往難以平衡。制度不更新,希臘、意大利的危機只會再三出現,要是再遇上特朗普式民粹領袖席捲全歐,問題就大了。

巴伐利亞脫離德國獨立?

德國再次戰敗後,巴伐利亞人也再次想到獨立,包括復辟巴伐利亞王國,王室也頗有此意,又是列強干預才未成事。想不到近年巴伐利亞民族主義捲土重來,原因不再是單純的歷史文化、宗教認同,更有現實利益考量。

法屬聖馬丁的「升格」

對法屬聖馬丁而言,脫離瓜德羅普省、而不打算脫離法國,除了為了巴黎的資源,也是為了捍衛自身的身份認同。瓜德羅普島在加勒比海諸島中,是人口過四十萬的龐然大物,由非裔法國人主導,聖馬丁則依然吸引一些本土法國人移居,由於人口基數不多,反而保留了不少法式風情。

英國「硬脫歐」的未來

英國政府底氣何來?也許,正因爲沒有單一市場成員的包袱,英國甚至考慮以「要獨立簽署自貿協定」為由,拒絕留在關稅聯盟,反而可以大幅削減貿易、金融方面的管制條例,相對於歐陸市場形成自己的比較優勢,進而成為外資的投資、交易天堂。

蘇格蘭、英國與歐盟:三層遊戲

英國留歐陣營一直有陰謀論,認為蘇格蘭是做了兩手準備,沒有用盡全力催票,這從蘇格蘭的投票率可見一斑,否則要是「蘇獨」份子像統獨公投那時候的動員,當地投票率大概可以推高數個百分點,或足以影響大局。陰謀論自然是不能核實的,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這樣的結果,既宣示了蘇格蘭的親歐洲立場、又製造了二次公投獨立的機會,令蘇格蘭成了大贏家。

德國與土耳其:結盟百年的未來

在過去數十年的移民和融合過程中,在德土裔社群不斷壯大,與德國社會在政治、經濟、生活等多方面形成互動,產生不可小覷的影響力。政治上,在德土耳其裔社群通過結社、傳媒出版等多種方式,將社群利益集中表達,乃至能影響德國政策制定;文化上,今天在德國隨處可見的Kebap,即是由土耳其移民引入的傳統土耳其烤肉改良版,這類例子俯拾即是。

銅鑼灣書店事件:瑞典「女性主義外交」大挑戰

瑞典在外交部下設「人權大使」,監督瑞典邦交國的人權狀況,也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難民理事會等國際人權組織的主要資助國,因此,瑞典本身也成為了國際人權 NGO 、公民社會組織舉辦各項活動的理想場所。今天歐盟在對外政策上將「人權」作為一項重要價值推廣,與瑞典對「人權外交」的執著也有緊密聯繫。

難民危機的左右之爭:匈牙利的反歐盟情結

在難民潮中,匈牙利以國家利益為大前提,限制邊境出入,與主張出入境自由的《神根公約》相違背,卻深獲民意支持。匈牙利人普遍認為歐盟不負責任在先,把燙手山芋拋給匈牙利,而匈牙利所為,反而是捍衛歐洲價值的必要之惡。

克羅地亞:「難民內交」與「難民外交」

報告指戰爭製造了「兩個克羅地亞」,以是否受戰爭影響為界:一邊以城市為主、較少受戰爭波及,人民相對富裕;另一邊則直接受戰事影響,佔全國面積54%,經濟發展水平較差、缺乏物資與社會資本,內裡各族群矛盾甚深,不斷有暴力事件出現。報告撰寫之時,克羅地亞的貧富懸殊,居中歐與東歐之冠。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