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爭系列:蘇丹做到的,香港做不到?

在香港案例,特朗普曾經也在Twitter說要為習近平和香港抗爭者「調解」,甚至鼓勵他到前線,但這明顯是抽水。香港畢竟是國際社會承認的中國領土一部份,外國此刻只能單方面研判是否繼續視香港為不同中國內地的實體,除非出現重大變故,很難直接調停;特朗普作為一個反覆無常的商人,也只是以「香港牌」作為中美貿易戰棋子,並沒有誠意正視香港問題的根源。然而,國際線是絕對實用的,因為香港足以影響中國經濟大局,也是新冷戰的前哨陣地,只是香港人的國際牌要更有技巧,需要的專業知識、勇氣和彈性,乃至和北京鬥而不破的智慧,都比蘇丹難度更高。

全球抗爭系列:皮諾切特借屍還魂的智利

就像這次智利引用緊急狀態,屬於皮諾切特以來首次,但就像香港以緊急法「止暴制亂」,只會激起群眾對政體的最深層不滿。問題是要改變這套潛規則,觸及大量收成期老人的既得利益,只會成為永續抗爭,社會撕裂得難以附加。一切豈非似曾相識?

陽謀:《禁蒙面法》與《緊急法》下的語言偽術

說到特區政府的國際視野,盲點更蜂擁而來。先不說其他有反蒙面法的大多是民主政體,制訂反蒙面法時以「正常程序」完成立法,法庭在平衡集會自由及蒙面限制也多傾向前者,所有的「公眾利益」最終也可以自由、公開的選舉調節。最值得參考的案例烏克蘭,基輔政府在大規模示威期間,制定反蒙面法卻換來更多的暴力,最終要主動撒回,行政長官卻表示「沒有了解這個國家的情況」。既然官僚制度從來以先例及案例為師,現時政府卻主動「漠視」接近的案例,一是無知,一是有意。無論哪一個方向,這樣的政府的後續行為,結局均是悲劇無疑,令人不勝唏噓。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