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之後:民主黨的十字路口

但對民主黨而言,選舉結果卻是一個十字路口:假如大勝或大敗,都能明顯證明目前意識形態先行、捍衛自由主義和多元文化核心價值的路線是否受歡迎,然而現在的結果,卻令民主黨領袖對是否繼續打意識形態牌進退維谷。純粹就選舉計算而言,由於特朗普代表激進右派已成定局,要是民主黨找出中間路線代表參選,也不會流失基本盤,只要再提出中間偏保守的經濟政綱,爭奪搖擺州份,應比純粹強調意識形態更為保險。

美國「另類右派」之外的「另類左翼」

「正宗左翼」民主黨,與大企業的關係千絲萬縷,不時被指官商勾結,結果不少主流民主黨政客都被指為背叛理想,成為基層左翼的妖魔化對象。由於整個民主黨都被傳統精英把持,希拉莉強勢參選,雖然自我感覺良好,卻成為「另類左翼」背叛的一大誘因。

特朗普時代的表態:當麥當娜捲入政治漩渦

9/11事件後,已上神壇的麥當娜更頻繁評論政治,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曾批評布殊政府的中東戰爭,不滿華盛頓借反恐之名強化國民控制。她在2003年的專輯《American Life》充分表達上述理念,直到奧巴馬執政,才重拾對美國社會的信心。去年大選期間,麥當娜高調為希拉里拉票,甚至說可以為希拉里的支持者口交。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