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票上的墨索里尼——由強人到失敗者

墨索里尼在德國支持下繼續維持統治,意大利社會共和國早期,使用的意大利王國舊有的郵票,並在上面加印文字,下圖左方郵票是在意大利國王郵票上加印象徵法西斯主義的束棒(fasces),和意大利社會共和國國名而成;而正中間的郵票則以空軍郵票,再在其上加印「Everything and Everyone for Victory」而成。至於右方郵票則是 1944 年意大利社會共和國發行的郵票,郵票以羅馬神話中的神衹為主題,手執象徵法西斯主義的束棒,當時的郵票而不會再用墨索里尼的肖像作主題。

每一幅畫都令人思考:達利

達利對超現實主義的理解和表現,並不僅僅限於他的畫作;即便身處現實世界,達利仍然謀求一種與「當下」和「傳統」的距離感。他拒絕政治站隊,亦拒絕被視作刻板守舊的藝人,期間種種取態,免不了受到非議。達利晚年的抑鬱症發作,是否是他一生在藝術幻境與殘酷現實中掙扎所致,亦未可知。我們是否也會同一下場,亦有誰知?

巴勒斯坦大穆夫提的法西斯情懷?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一次演說中指,二戰中希特勒本意只是「驅逐」猶太人,正是侯塞尼說服希特勒「將猶太人屠殺殆盡」,因此,侯塞尼才是猶太人大悲劇的始作俑者。侯塞尼本人也在回憶錄表達「亟需永久解決猶太復國主義的威脅」,並在1943年堅持反對軸心國「將猶太人驅逐至巴勒斯坦地區」的計劃,似乎佐證了今日以色列的批評。

意軍二戰表現真的不濟?

他到羅馬翻查了大量戰時官方檔案,認為即使墨索里尼政權比德國納粹政權稍為仁慈、殺的人較少,但也不能低估其影響力,而且他檢視過北非、希臘、巴爾干半島與蘇聯戰役的檔案,發現意大利士兵不如外界想像中窩囊,作戰時還是相當有自信與殘暴的,例如蘇軍就認為意大利士兵與德軍一樣狠。

狼圖騰:法西斯份子,還是環保份子?

一派解讀認為,姜戎通過小說表達對「狼性」的崇拜,乃宣揚中國應拾起蒙古帝國時期的擴張主義,在民族主義中,摒棄農民的「羊性」基因,改以牧民「狼性」為國家特質。小說發表時,還沒有「中國夢」口號,但電影上映期間,卻正值習近平外交亞投行、「一帶一路」等大展拳腳之時,爭議自然更大。

克羅地亞主將的「法西斯情懷」

以政治正確的角度論,施蒙歷停賽是最容易的解決方法,這故事卻帶出一個客觀事實,便是不少足球比賽鼓舞士氣的方式,都和特定時代背景有關,也和特定時代背景的「愛國主義」有關。當足球成了民族主義的工具,無論有否球員「煽動」,有歷史鬱結的球迷皆會「自發」做出類似行為。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