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化國家」的未來:以愛沙尼亞為案例

換句話說,這個「電子居民」計劃聽起來前衛,其實和離岸公司分別不大,主要是通過一個身分,建立愛沙尼亞公司,為的是方便愛沙尼亞增加稅收,以及促進公司使用愛沙尼亞銀行、服務業。英國公投脫歐後,愛沙尼亞抓緊機會,推出「如何留在歐盟」網站,希望藉機吸引英國公司;但英國人要通過愛沙尼亞虛擬身份留在歐盟,還是要滿足「12個月內實際居住在愛沙尼亞183日以上」的要求,也就是說,沒有捷徑這回事。

波羅的海三國:普京的下個目標?

結果,俄裔社群呼籲尊重俄羅斯文化和身份認同的社會政治運動,就應運而生。在拉脫維亞,「Latvian Russian Union」是代表俄裔利益的政黨,在歐洲議會佔有一席,主張給予拉脫維亞境內所有俄裔公民身份、將俄語定為官方語言,同時反對 NATO,呼籲強化與俄羅斯合作,支持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在愛沙尼亞,「Estonian Centre Party」也扮演著同樣角色。不難看出,上述局面與東烏克蘭頗有共通之處。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