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布提海軍基地:幾家茶禮的極致

對吉布提獨裁者而言,各國駐軍除了提供金錢,也是互相對沖的保障,他的政權變相得到了列強加持:反對派要尋求「外國勢力」援助,「外國勢力」就要面對基地關閉的風險。美法一直在暗中角力,中日在吉布提同時駐軍更是相當微妙,年前中國在吉布提的軍事演習時,發出鐳射光影響到美軍,更是一時炒作,吉布提要列強利益均沾,其實殊不容易。所以吉布提對衝之餘,也有傾向性,例如俄羅斯也曾要求建立軍事基地,但被拒絕,因為那是美國的底線。諷刺的是,吉布提人民的生活水平,其實不及獨立前,幾家茶禮的最大受惠者,還是總統。

戰艦尋蹤──海軍在香港

到了香港回歸後,外國軍艦訪港的傳統被繼承,而在「一國兩制」安排下,根據基本法十三條,這屬於中央處理的國防、外交層面,北京有權決定是否接納外國艦隻的訪問申請,特區政府則直接接待,一些大國如美國甚至設立了「駐港海軍聯絡官」一職,專門和外交部特派員公署、駐港解放軍以及「香港各界」打交道。筆者也曾訪問這些朋友,都是充滿故事的人。

奧匈帝國的亞洲夢:天津租界

跟隨八國聯軍到中國的奧匈裝甲巡洋艦上有一位名人,就是後來電影《仙樂飄飄處處聞》的男主角:Georg Von Trapp海軍少校,他在一戰期間擊沉敵船十二艘,成為國家英雄。奧匈帝國在八國聯軍之役中,有兩艘戰艦在中國海岸(之前還路過香港),戰後繼續保持艦隻在中國,更成了史上進入長江內陸的最大戰艦,已經形成了客觀的勢力存在。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