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光迪洛瓦港:香港企業的國際視野

對緬甸而言,無論是迪洛瓦港、還是皎漂特區,都是「港口外交」環節之一。有趣的是,這兩個經濟特區分別位於中南部、西部,開發方分別代表了「國際標準」和「中國模式」。緬甸政府不讓和記同時建設港口和經濟特區,也不讓中資負責迪洛瓦港經濟特區(據說改革開放前,原是預了給中資的),而讓日本進駐,本身已經是一種平衡外交。

國際關係新主角:網絡、城市,與中國國際經貿發展

Khanna的基本思想是:現今世界國與國的競爭,已非昔日不同意識形態與政經體系之間的競爭,而是在同一世界體系之內的競爭。在這樣的競爭下,國家戰略重點已由昔日的領土爭奪,轉為競逐網絡與供應鏈、增加匯聚與影響全球各類人才、資本、數據、商品等流動的能力。換言之,在21世紀,人類社會的組織基礎,已非國界與主權,而是供應鏈與世界網絡聯繫(connectivity)。《金融時報》去年四月文章〈什麽是國力強大的關鍵? 〉,也提出了同樣的觀點,其中一段這樣寫道:「咨詢公司麥肯錫(McKinsey)表示,全球商品、服務、資金、人員和數據流動在決定國家、公司和個人的命運方面“扮演著越來越大的角色”。麥肯錫在其“聯系度”指數中對這些因素進行了衡量。“孤立就會落後”。處於全球航運和資金流動核心的小型開放經濟體新加坡名列榜首,荷蘭、美國、德國、愛爾蘭和英國緊隨其後。」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