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洲國、西藏與台灣:薩爾瓦多的獨特外交

例如二戰前夕,全球承認「滿洲國」的國家不多,大多是軸心國陣營和它的衛星國,遠在天邊的薩爾瓦多是少數的例外,而且還是日本之後第一個承認滿洲國的國家。導因是當時的薩爾瓦多馬丁尼斯政府也是右翼獨裁政權,有「同氣連枝」之意,同時也是借用無傷大雅的外交表態,宣示和美國不同的「獨立自主」路線。

溥儀國際關係:「自創新字」之謎談起

自創也好、推廣也好,溥儀在蘇聯寫下上述合體字的動機,又是甚麼?今天我們知道的是,似乎溥儀當時心理狀態十分不穩定,做的一切是為了寄意,也是為活命。這些字或許反映溥儀希望國泰民安、百姓生活富足(「國」指的是哪一國是另一回事),又或感慨自己能在亂世苟活,已殊為不易。但更重要的,恐怕還是他希望以此討好蘇聯,為自己爭取較好的結局,也就是毋需被遣返到命運難測的中國。

李香蘭/張學友

還記得在中學時代,曾為朋友彈琴伴奏張學友的《李香蘭》,當時這是公認的難度歌,但一般學生自然並未深究誰是李香蘭。直到讀過李香蘭傳奇,再重溫張學友的煽情演繹,才明白被周星馳唱爛了的「惱春風」,究竟是甚麼回事。

滿洲國天后李香蘭

李香蘭在滿洲國有一位密友,就是滿人川島芳子,川島曾要建立自己的嫡系部隊,而和關東軍發生矛盾,反映她的主要忠誠既非日本、亦非中國,而是滿洲。其實把川島芳子列為「漢奸」,也是牽強,她本來就不是漢人,頂多是「大中華奸」。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