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克效應:留言的都是甚麼人?

為什麼人類會有這樣的習性,涉及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政治學等不同範疇,這裏不一一細述。而社會畢竟由庸眾組成,精英在古今中外,永遠只能是少數。到了網絡時代,人性反精英的一面,比從前發揮得更淋漓盡致,從網絡論壇、社交媒體公眾號的留言區,最能反映一二:絕大多數留言,不是毫無養份的情緒、立場宣洩與負能量,就是對內容斷章取義的理解與評論,對內容越不了解的人,越有勇氣發言,反而對內容有認知的人,則很少留言。

納粹前瞻未來與《希特拉歸來》

記起曾介紹過一部德國電影《希特拉歸來》,講述希特拉穿越到現代,當新一代都不知道他的黑歷史,卻憑藉Facebook和Youtube成為「網紅」,再重返德國政壇,反映納粹的理論基礎「歷久常新」之餘,也說明政治與科技和傳媒的緊密關係。納粹德國在傳播科技的成果上崛起,而今日在民主國家中,不少新興民粹型領袖,則是透過網絡崛起,而且透過演算式的用戶追蹤,目標群眾只會更精準。特朗普與「另類右派」結盟,在網絡建構自己的世界,再以Twitter戰法打擊主流傳媒,一如納粹崛起時顛覆傳統主流的文宣策略;即使是台灣政壇,從民進黨的蔡英文到國民黨的韓國瑜,都十分著重網絡造勢,特別是「韓流」,和特朗普的策略,幾乎一脈相傳。

工業革命4.0與我們的未來:一個佛系學術創業者的自白

不少朋友發現,我近年陸續建立一個GLOs系列的公司,不經不覺有了一定規模,但始終難以理解「學術」和「創業」之間的關係,所以還是希望在這裏分享對「工業革命4.0時代」如何影響知識份子、教育學習的十大前瞻。所謂「工業革命4.0時代」,就是繼蒸汽機、電力、電腦分別取代勞力密集工作後,人工智能、機械學習、物聯網、大數據、演算式會造成天翻地覆的革命:先取代各行各業的壟斷性中介,再取代傳統精英建立的共識,繼而取代智力密集工作。這時代會完全顛覆現有規則,再信賴任何前人告訴你的工作、保障,都已不設實際。知識份子回應這樣的時代,除了實踐,別無他途。

紐西蘭恐怖襲擊:虛擬世界實體化的警號

昔日虛擬、實體世界之間,始終還有區隔,不少沉迷陰謀論、外星人、骷顱會一類故事的宅男,回到現實世界就變回常人,他們自己也知道這些興趣只是「Cult」,難登大雅之堂,有三五知己在討論區調侃一下,作為現實生活的調劑,如願已足。但互聯網到了今天的3.0、4.0時代,開始引入越來越緊密的演算法,像Growth Hacking,讓用戶的一切動作、喜好都被大數據記錄,然後每人都只會看到和自己喜好相關的內容,與其他世界的距離越來越遠,加上同溫層的圍爐取暖效應,令用戶再沒有身為「小眾」的自卑感,反而通過批評主流媒體、建制和一切,逐漸強化了自己的身份認同。

全球兩極化現象:由Facebook演算式談起

這是因為當演算式只顯示有限的公眾專頁資訊,只會更貼近每個用戶的意識形態度身訂造內容;從前一些相對中立的知識型內容,還可能出現在對公共事務有興趣的用戶的第二、第三選項,現在卻成為新演算式的犧牲對象。換句話說,對公共事務有興趣的人,只會看見更偏頗的單一資訊,他們和其他群組的距離,也是越來越遠,對自身的意識形態卻更為堅定。至於其他對公共事務本來略感興趣的正常人,在新演算式下,現在卻只會看見完全的衣食住行資訊,令社會除了出現極右、極左的對立,同也時出現「關心政治」和「討厭政治」之間的二元對立。

告別抽水時:Facebook新演算式的積極一面

坦白說,有興趣音樂的人,不會喜歡凡事泛政治化的留言;喜愛旅遊的人,不會欣賞對caption上綱上線的認字特警。這不是說這些議題不重要,但就像我常說的比喻:一位從事性別研究的朋友,即使在街上看見一座一座大廈,也會立刻聯想到性器官。假如天天和這樣的人相處,很快就會性冷感。舉一反三,回看昔日Facebook所有多likes的分享,幾乎無一有任何養份,也很值得反思。

當虛擬Hermes遇上真菲傭

菲傭、印傭們雖然沒有高消費力,但她們成為國際名牌鐵桿粉絲,卻也依然是產業鏈的重要成員。一來,她們的「likes」,起碼能協助品牌保留網絡的位置,甚至能協助捧紅品牌的代言人,這種人氣,就千金難求。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