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走極端的輿論市場:一切從投其所好的演算法開始

真正的解決方法,是人民應該能夠分析新聞可信性,即所謂「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其實應該是通識,而每個人的話語權都增強了,媒體素養亦不應只是知識份子專利,而是所有人都應該涉獵的基礎知識。這一天何時到來,恐怕漫漫長路,就像美國普及教育不可謂不成功,但陰謀論在網絡之盛行,還是如此壯觀。等而下之的地方,要改變現狀,談何容易

後真相時代教室:刻意錯誤的藝術

假如我們還是覺得這策略很遙遠,只要看回自己的社交媒體,也能明白一二。根據演算法,一個帖子得到越多回應,就越容易被其他人看見,但要吸引一般網民留言的內容,很難不是情緒主導,結果哪怕是大量負評,在演算式下,也是「否定的肯定」,屬於炒熱議題所必須。政客現在為了設定議題,根本不會提出四平八穩、具可操作性的建議,只會思考sound bite怎樣適應演算式,去吸引支持者和反對者回應。與此同理,一篇文章假如有錯別字,能吸引網民當「認字特警」,在演算式下,那也是令議題炒熱的方式之一。究竟甚麼是「對錯」、甚麼是「真相」,在這個世代,早已變得模糊了。

迴音室效應:全球選舉新常態

Facebook 等平台的「趨勢」功能,也頗有無中生有的意味:通過算法公式,社交網站會將某一時間標註為「熱點」,吸引眾多用戶參與相關討論,進而提升網站流量。但問題是,這類網上討論,先天帶有「站隊」性質,與前述「推薦」功能相輔相成,進一步拉大不同觀點陣營之間的隔閡。然而很多時候,相關事件在現實世界的影響力,本來沒有網絡用戶看到的那麼火熱,只是在算法驅使下的網上激辯,把一段本不存在的「熱點」人為製造出來罷了。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