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一國兩制」:當沙特阿拉伯學者來到香港

舉一反三,沙特政府規劃的「一國兩制」,究竟著眼點是甚麼,也就不言自明:不是真的希望國人住在那個地區,享有截然不同的待遇,而是希望國際社會賦予那個地區不同於「沙特內地」的待遇,例如在關稅、簽證、貨幣等方面,以便沙特能繞過國內保守勢力,有一扇窗口「走出去」。因此在沙特政府眼中,香港的「一國兩制」是成功的,至於種種其他問題,似乎也不是他們關心的事。究竟經過《逃犯條例》一役,沙特學者是否繼續視香港「一國兩制」為學習對象?這就要現場請教了。

從國際關係閱讀修訂《逃犯條例》:由正和遊戲變成零和遊戲的悲劇,還有出路嗎?(上)

對北京而言,中國在方案沒有在香港的主權原則問題有任何退讓,保住了國家尊嚴,對內可以宣傳港人重視國家主權;對西方(特別是美國)而言,沒有增加任何風險,而得到在港利益的保證,政客商會能邀功,也是多贏。據理解條例並非北京第一天授意,強勢介入確是後期捲入國際勢力之後的事,假如特區政府剛開始時如此佈局,關注的人也不會有多少,修訂的爭議面也很少,那時從結局(4)走回結局(1),理應皆大歡喜。一慟。

沙特阿拉伯的聖馬力諾:巴林

每逢週末,沙特人就大規模駕車過境駛往巴林,在那裏瘋狂購物,也享受中東相對的自由,女性不用戴面紗,酒精也可以在領有酒精拍照的酒店、餐廳享用,還有夜夜笙歌的夜場,這些都不是沙特目前所能提供。不要看輕這些生活「瑣事」,對沙特人、特別是富人而言,假如老是過國內的單調生活,實在難以想像,但政府也沒有能力擺平內部保守勢力建設「真特區」,讓沙特人有合法的宣洩窗口,就是雙贏。當然,沙特人也可以到鄰近的杜拜、多哈,但都不及駕車來到巴林方便,沙特遊客也就成為巴林經濟的另一大支柱。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