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博爾頓:美國的計時炸彈?

關於此人的逸聞很多,最著名的是他的辦公室曾擺放了一個未引爆的手榴彈,作為「裝飾」,旁人因此視之為瘋子,這卻正是博爾頓希望樹立的公眾形象。雖然明知道不可能得到主流認同,但博爾頓在極右陣營有一定公信力,還曾有意問鼎總統寶座。

哥倫比亞名宿・拉美浮世繪

想起在里約熱內盧Copacabana海灘,看著那些踢沙灘足球的少年,隨便一個也比國足厲害,但他們現在有了不同社會階梯,即使有意以足球為業,也有了大量規範訓練機制。為甚麼世人看見華達拉馬、希基達如此驚喜,除了是集體回憶,也是懷念一去不返的平行時空。

沒有卡達菲的利比亞更糟糕

利比亞的秩序和富有原是遠近馳名的,人民享有免費醫療、教育等社會福利。但卡達菲倒台後,利比亞局勢始終不穩,醫療制度崩潰,來自各國的醫護人員大幅逃亡,不少大學也被逼關門,食品價格越來越高,人民連基本安全也沒有保障。利比亞的石油出口由原來的每日140萬桶銳減到現時的20萬5千桶,本國對外的能源依賴卻越來越大,國家機構不僅斷電,甚至無法出糧給公務員。這些,都是卡達菲時代不可想像的噩夢。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