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爾德斯坦獨立公投後的哀歌

三年前,ISIS以一群千多人的烏合之眾,擊敗伊拉克數萬政府軍奪取摩蘇爾,之後全賴庫爾德不死軍頂住局面,現在本來不堪一擊的伊拉克軍隊,卻輕易擊敗ISIS剋星庫爾德人,這背後自有玄機。事源伊拉克庫爾德人長期由兩大派系把持,一方是搞獨立公投的總統巴爾札尼家族,另一方是被美國安置在伊拉克總統虛君位置的塔拉巴尼家族,他們分別領導庫爾德兩個大黨,把自治區分裂為南北兩部分,各自建立勢力範圍。伊拉克政府軍進攻基爾庫克時,秘密和塔拉巴尼達成協議,其部下毫不抵抗,就自願撤出庫爾庫克,巴爾札尼高呼這是背叛,但已回天乏術。

庫爾德斯坦有可能獨立嗎?

所以庫爾德人的立國夢在太平盛世,可能性接近零,除非是在亂世,例如一戰、二戰後,才有機會。庫爾德斯坦本來在一戰後也接近成事,只是土耳其強人凱末爾冒起,迅速終結亂世的混沌狀態,庫爾德斯坦才告夭折,相反猶太人就把握到二戰後的立國機遇。數年前的「阿拉伯之春」,推翻了大量獨裁政權,導致地區秩序大混亂,演變成「阿拉伯之冬」,這本來就是類似一戰、二戰的大變局,庫爾德人也乘亂爭取到更高地位,例如在伊拉克的「庫爾德不死軍」迅速壯大,敘利亞庫爾德人也在北部成立了自治政府,這已經是近百年庫爾德人的最大成就。但擁有最多庫爾德人的土耳其態度最強硬,實力也最強悍,除非未來土耳其和伊朗也相繼出現類似革命,導致區域大混戰,兩國的庫爾德人像伊拉克、敘利亞兄弟那樣取得高度自治權,否則根本不可能繞過「四國同盟」。另一個前提是世界列強要發現,相比未來亂局的其他不可測性,庫爾德斯坦立國已經是最可控的變數,才可能考慮開綠燈。假如這樣的大變局不到來,庫爾德人只能變陣,不要追求地理上的大庫爾德斯坦,只可以退而求其次,在相對最好說話的國家,和當地政府達成共識,成立一個面積極小、梵蒂岡那樣的「小庫爾德斯坦」,起碼取得一個主權國家身份。然後,可以效法以色列,把本國公民定義為全球願意到來居住的庫爾德人,慢慢再爭取機會

紐芬蘭:加拿大昔日的獨立實體

然而紐芬蘭的自治領身份,卻於1920-30年代受到挑戰,原因不是因為甚麼身份認同或統獨爭議,而是基於一個很現實的理由:經濟。一戰後,全球經濟倒退,北美大蕭條,小國寡民的紐芬蘭更因為參戰,加上經濟管理不善,導至債台高築,最終在1934年為了得到英國直接援助,被逼由自治領變回大英帝國的委任政府。二戰期間,加拿大對盟軍作出了重大貢獻,國家認同也強化了很多,英國實力則有所下降,因此在二戰結束後,加拿大要求紐芬蘭加入聯邦的呼聲得到強化。最終在1949年,英國同意紐芬蘭舉行「統一公投」,經過兩輪投票,最終紐芬蘭人以微弱多數通過加入加拿大,成為第十個省。然而當時的投票爭議其實頗多,埋下了被翻案的伏筆,紐芬蘭及拉布拉多人也因此與聯邦政府有所距離。

南蘇丹獨立之後:繼續分裂,不如不獨?

南蘇丹獨立至今已經六年多,內戰估計令數十萬人死亡、數百萬人流離失所,對本來已經百廢待興的經濟,破壞得比和北蘇丹的戰爭同樣嚴重。何況丁加族、努爾族內部也充滿支派,只要制度不理順,內戰基因沒完沒了。當年幻想一場獨立公投可以令明天更好的輿論,今天卻已一掃而空。

還記得「比亞法拉共和國」嗎?

戰爭結束後,尼日利亞提出「no victor, no vanquished」,尋求全國大和解。不過在伊博族眼中,豪薩族言行不一,伊博族政治人物始終被排擠,無從躋身權力核心。尼日利亞政府又透過設立「尼日利亞國家石油公司」(NNOC),大幅增加聯邦政府對石油利潤的分成比例,造成大量貪腐,豪薩族成了既得利益族群。事實上,整片幾內亞灣的巨量油田中,鄰國喀麥隆十佔其一,尼日利亞其它地區十佔其三,比亞法拉卻十佔其六,伊博人自然認定天然資源被異族掠去,又覺得本族一直被尼日利亞政府「懲罰」和「打壓」,指責當局拒絕支援地方建設,造成失業率高企,民生凋敝。

平行時空:加泰隆尼亞獨立後的足球世界

根據美國媒體推算,一旦加泰獨立,華迪斯、碧基、法比加斯、沙維等著名球星,都可能退出、或被逐出西班牙國家隊,而加入「加泰國家隊」。沙維曾預言「加泰隊」會非常成功,可以去到世界國家排名頭10-15位。單看球星實力,毫亦為奇。

西烏克蘭可以獨立嗎?

在雅爾塔會議上,加利西亞成為英美蘇博弈的籌碼,最終被承認繼續由蘇聯管治,而且烏克蘭也成為聯合國創始成員國之一,成了國際關係的特例,部份也是安撫散落全球的烏克蘭人。但西烏克蘭依然對從前的奧匈、波蘭管治深有共鳴,境內最要名勝也是那個時代的遺物,雖然境內的波蘭人、德國人早已被蘇聯遣返,但不少老一輩人還是以德語、波蘭語為母語,信奉天主教,對蘇聯的抗拒,也在烏克蘭境內最強烈。俄羅斯繼承了蘇聯的遺產,同時希望靠散居各地的俄裔人口,強化「大俄羅斯認同」。這在東烏克蘭有一定效果,但西烏克蘭就堅決拒絕被稱為「小俄羅斯」。

誰是極右?由重構烏克蘭「國父」談起

班德拉的真正信仰,只是一個「烏克蘭本土主義者」,主張烏克蘭獨立:先是從奧匈帝國獨立,然後是從蘇聯、波蘭獨立。1933年,班德拉成為「烏獨」團體「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OUN)執行長,以西烏克蘭為根據地。當時西烏克蘭由波蘭統治,蘇聯也虎視眈眈,希望西烏克蘭和蘇聯境內的東烏克蘭合併。

巴伐利亞脫離德國獨立?

德國再次戰敗後,巴伐利亞人也再次想到獨立,包括復辟巴伐利亞王國,王室也頗有此意,又是列強干預才未成事。想不到近年巴伐利亞民族主義捲土重來,原因不再是單純的歷史文化、宗教認同,更有現實利益考量。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