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者2.0」模型:10年後的「一國兩制」?

在民主地方,對話可以做agenda setting,但媒體不需要積極配合,散水成效緩慢,要做足一萬多場;在沒有民主制度的地方,政府通過「對話」能搶奪agenda setting 權力,絕大多數媒體會積極配合,製做話題,令政府處於下風三個月後第一次反客為主。既然已進入大時代,大家也需要與時並進,時刻保持警惕,來日方長,IQ、EQ、AQ和CQ都同樣重要。

1984的香港平行時空

在三國之間,還有一塊涵蓋北非、中東和東南亞的四邊形區域,擁有世界1/5人口,成為緩衝區、也是衝突區,不隸屬任何一國,香港即是這四邊形的一角。最有深意的是,四邊形內的居民,已成為事實上的附庸,不時在各國之間易手,存在的唯一價值,只是生產更多軍備用於戰爭,他們自身的命運,則從未被重視,讀來讓人似曾相識。

超凡領袖的挫敗:重構文化大革命的「理性」

廣大群眾在「文革」期間,對毛澤東確實抱有相當信念,但是他們在每一運動作出「參與」還是「退出」等決定的時候,最重要的考量,還是自己的個人利益。換言之,個人利益得失的算計,決定了當時群眾參與群眾運動的程度和模式,「文革」前期得以迅速發展,就是因為給予了大量社會上的年青人、邊緣份子得到利益的憧憬,而後期群眾尾大不掉、運動遲遲未能終結,亦與那部「利益機器」啟動後不能輕易收回有關。

獨裁者2.0

標榜「法治」,不時提出「依法治國」、「依法辦事」等口號,以擺脫獨裁或「人治」形象,但實際上僅以法律為管治工具,思維類似中國古代法家,而鮮有宣傳法治精神。例如過去獨裁者往往會派軍警突擊在野政黨總部,把異見份子帶回政府部門問話,「獨裁2.0」則不再以政治罪行捉拿異見人仕,而改以「逃稅」、「衛生環境惡劣」等理由,肅清在野黨基地。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