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表法裏」:自由主義秩序的現實本質

著名現實主義學者、「修昔底德陷阱」原創人艾利森 (Graham Allison) 直言,「自由主義國際秩序」根本是一個迷思,其實從不存在。大國之間的長期和平,應歸功於核威懾及美國霸權;美國在世界的參與,也不是出於推動自由主義或建立國際秩序的渴望,只是精英們相信有這樣的需要,去維護國內的自由民主而已。真正相信「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人,若不是極端虛偽,就是極端天真爛漫,只是活在空中樓閣罷了。這就像「儒表法裏」的中國傳統,表面上說的一套,都是仁義道德,但實質上這只是另一個制度。

現實主義的國際視野:不設實際的港獨夢魘

在國際關係的現實主義觀,無論中國的國家政策如何、政體如何,基於上述結構性原因,香港的存在,都絕不可能牴觸中國的根本利益。即使在港英時代,英國也一直和中國有默契共同使用香港,甚至為了中國在香港的利益,和老大哥美國出現不少衝突。在現實主義框架的數千年案例,找不到例外。依然樂此不疲談獨立的人,只有兩類:無可救藥的天真,或無可救藥的邪惡,兩者都令現實主義者避之則吉。

社會演化範式論:一個新國際關係理論的誕生?

這理論創新之處,就是為調和不同理論找到合理的框架。例如現實主義認為,國際政治體系的本質是無政府狀態,國際格局由各國實力決定,然而不能很好解釋半個世紀來,各國通過國際機制合作的現實;隨後新自由主義、建構主義的實證,正是基於二戰後各國增進合作的案例,但同樣不能完美解釋「戰前-戰後」國際體系變化的過程。唐世平認為,上述所謂「大理論」,都有各自的時空局限,而國際體系的變遷是一種「社會演化」,只要將時間加入,考察「物質」和「精神」兩種力量,對不同國際體系的選擇,就能理解世界趨勢,這就是他的理論:「國際政治的社會演化範式」。

喪屍國際關係理論

他接著回到國際關係本行,分析一旦「喪屍危機」爆發,各國政府的政策選擇必然受到不少限制,例如傳統的「外交斡旋」對喪屍們就如「雞同鴨講」;「核威懾」這一當今防止世界大戰的最有效策略,也對喪屍大軍不起作用,因為喪屍們並不知「恐懼」為何物。那麼在這種境況下,各國將如何採取措施應對?

淺談李天命的國際關係觀

例如單就「中國綜合國力世界排名第2」(其實按不同定義有不同排名)+「中美雙方都不敢發動核戰」(即所謂「恐怖均勢,Balance of Terror」),是不會得出「美國不久將不再是世界第一強國」的結論的,否則蘇聯發展勢頭也一度很好,軍備更是遠遠強於今日中國,最後就不會崩潰。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