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熱點?增長中的瑞士穆斯林

此間輿論針對的,觸及全方位融合政策,首先是越來越多的清真寺從何而來。瑞士鄰國奧地利右翼近年得勢,立法規定宗教場所的資金來源必須公佈,以杜絕清真寺成為激進主義溫床,但瑞士沒有類似法規,令清真寺逐漸出現一些激進教士/KOL;十年前的清真寺叫拜樓禁令公投,不過是冰山一角。

飛地外傳:布辛根的故事

「飛地」是一個人文地理概念,與領土和國家主權密切相關,泛指一國地理範圍內,有另一個屬於他國的地區。根據飛地本身的主權和地理位置相對性,又可分為「內飛地」(enclave)和「外飛地」(exclave)。當一國境內有土地的主權屬於他國,就是該國的內飛地;一國有領土處於海外、被他國領土包圍,就成為該國的外飛地。布辛根麵積7.6平方公里,人口1500人,主權屬於德國,而完全被瑞士包圍,對德國而言是外飛地,對瑞士而言就是內飛地了。

阿爾巴尼亞足球大躍進:背後的認同政治

據估計,現時瑞士人口中,高達3.5%人是阿爾巴尼亞裔,當中大部份來自科索沃,也有來自阿國本部。由於科索沃的獨立身份未獲國際一致承認,代表隊不能參與世界盃、歐國盃等大賽,科索沃球員不少退而求其次,選擇代表阿爾巴尼亞,令阿國進一步得到更多人才。

喀麥隆外交官與聯合國之夢

就在這時候,遇上了一位喀麥隆駐聯合國的外交官,恍惚帶來一絲曙光。她說自己並無特殊背景,但天生喜歡往外闖,特別是從事國際人道項目,於是畢業後,在聯合國當了數年義工──沒錯,數年。熟悉了環境後,知道哪些基層位置缺人,她才正式申請職位,就這樣進了人權委員會,由低做起,至今已十多年,目前被派駐剛果,那裏有其中一支最龐大的聯合國維和部隊。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