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海外香港人群體的轉捩點

目前有超過一百萬海外香港人,其中超過一半居住在加拿大,然後是美國、英國、台灣、澳洲等,已經具備了建構互助共同體的基礎。對中國而言,只要讓香港回到回顧初年一國兩制的初始狀態,這個和本地互通的海外香港人群體,也有百利而無一害,同樣是中國軟實力的一部份,就像2000年,海內外香港人紛紛自發協助北京申辦奧運一樣;但假如中港矛盾持續發酵對立,自然就是另一回事。

白俄羅斯的香港留學生

大概由於沒有多少知音,他每到白俄羅斯一個地方,幾乎都拍下短片傳給我,也會錄音介紹當地風土人情。據他說,雖然白俄統治者盧卡申科是比普京更鐵腕的獨裁者,表面上對人民生活有不少禁令,但只要不挑戰其管治,民間生活的種種違規行為根本沒人管。就是看似嚴密的白俄邊界,也可以輕易通過俄羅斯邊境渡過。他在酒吧碰到過阿仙奴的白俄球星希比,試過一個人拿著結他到街上唱Beatles的《Back to the USSR》,總之,過著夢寐以求的遊歷生活。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