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東坐Uber:還有搭的士的理由嗎?

以往的壟斷性行業今天紛紛被打破,已經不能逆轉,但的士的案例,還是相當獨特。其他壟斷即使被打破,也起碼能和新競爭者提供同一服務,但傳統的士司機相比Uber,在壟斷保護下,質素反而差得多。以往專業的士強調比Uber安全,但實情往往相反,太多「專業司機」懂得濫用不透明資訊,積習難返,乘客反而對一切透明的Uber更有信心。有了Uber,到世界各地出差、生活的門檻都大為降低,假如是十年前,一個流落沙特阿拉伯而不懂阿拉伯語的人,幾乎不可能生存,現在問題則迎刃而解。依然以Uber為「違法」的地方,就像活在遠古時代,令人嘆息。

的士司機:新加坡最落後的一面

新加坡好歹是英語國家,卻幾次遇上基本上不懂英文的的士司機。他們堅持說,「你是中國人,就要說華語」,問題是目的地也是英文,根本沒有中文名字,可以說什麼呢?說街道,他們也找不到,建議他們用GBS,這些老人家回應是「我不管你甚麼S啦」(明顯其實又是不懂用),卻堅持要人肉帶路,面不改容。另一次上車,說了地址,司機說不懂,然後居然就被流利粗口趕下車,彷彿天經地義。至於在的士站揀客,更是日常生活一部份。

澳門的士荒:國際關係解讀

本土「疊碼仔」失去工作,而教育水平所限,能轉型的機會不多,最方便的就是當的士司機。他們長年在賭場打滾,一方面對種種江湖潛規則瞭然於胸,知道如何根據同一規則得到更多利益;另一方面對新秩序又心存抵觸,老是希望用自己的方法,從內地土豪賭客身上分一杯羹。於是種種問題,就在的士業界蔓延,「揀客」現象,不過是最表層的冰山一角而已。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