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與「人民幣油元」(下)

當然,亦有另一派分析對「人民幣油元」不看好,例如彭博專欄作家費克林 (David Fickling)警告,鑑於目前大部份產油國均以美元交易,貿然轉用人民幣風險很大,而且中國市場不穩定、相對封閉,亦令人卻步。《福布斯》的布洛克(Douglas Bulloch)進一步分析,指「石油美元」行之有效,主要是基於不同國家和投資者對於美元作為開放、自由流動國際貨幣的信心,同時也是對美國經濟自由開放的信心,相反中國政府傾向操縱貨幣匯率、介入市場,人民幣交易亦有諸多限制,都令投資者不無疑慮。按目前情況推演,使用人民幣結算石油的國家可能逐漸增加,但「人民幣油元」遠遠未能取代美元,要改變美元獨大,似乎亦不是任何一種單一貨幣所能達成,也許虛擬貨幣的出現,才是促成結構性改變的最後一根稻草。

中美貿易戰與「人民幣油元」(上)

換句話說,「石油美元」的出現,並非完全是精心部署的,而是因應地緣政治推演、和國際關係形勢發展而逐步形成的。《福布斯》自由撰稿人布洛克 (Douglas Bulloch) 認為,所謂「石油美元」衍生出的「美元霸權」只是一個神話,誇大了美元對全球經濟的控制能力,而這地位並非無可取代的。只是要尋找美元替代品的代價太大,一來它不容易剎那間出現,二來主流貨幣的過渡期必然帶來全球金融不穩定,而今天全球經濟相互依賴甚深,任何國家都不敢造次。何況隨著新能源興起,石油也不再具備七十年代那一言九鼎的份量,假如單是重複「石油美元」的歷史,即時能照辦煮碗,效果也不可同日而語。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