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砂勞越開埠百年紀念票:同一起點,不同結局

戰後世界,滄海桑田,砂勞越王恢復統治後不久,意興闌珊,就把國家交予英國,成為英國正式殖民地,後來再併入馬來西亞。香港經過短暫國際角力,國共兩軍都沒有奪取,也就回歸到英國管治,儘管戰時被囚禁的港督楊慕琦復職後提出了大膽的民主化方案,但因為不合英國大戰略,而被擱置。

砂勞越,那些講華語的人們

昔日有領袖帶領華人出走移民,建立社群,保全元氣,垂範中華,這種情懷,何其悲壯。我在砂勞越遇到不少說廣東話的老華僑,雖然早已落地生根,但依然心繫中國。我們在遠方聽見廣東話,自然十分親切。但馬來人有何感想,卻也不難想像。眼見一座座傳統中國舊式商鋪,在砂勞越依然正常營業,固然似是時光倒流,但也會擔心,究竟能維持多久。

砂拉越的白人土王:傳說中的烏托邦?

今天在砂拉越,還可見多處紀念布魯克家族的建築。這段歷史最深刻的影響,當屬「砂拉越人」身份認同的構建,以至於維納將砂拉越主權移交英國時,遭議會的本地人一致反對,只是全體白人支持才勉強通過。至今不少砂拉越人仍舊認為,砂拉越具備和馬來西亞聯邦政府平起平坐的資格,給他們底氣的,正是那些年的布魯克家族。

馬來西亞的「一國兩制」:砂拉越會獨立嗎?

根據獨立時的「馬來西亞協議」,聯邦政府賦予東馬「移民自主權」,規定東馬的移民政策,需東馬政府同意才可施行。即使是西馬人進入東馬,也要在旅行文件蓋章;2006年前,甚至有專門供西馬人赴東馬的「國內護照」。後來西馬人可憑身份證入境,但仍舊有「一次三個月」的逗留期限,找工作則要工作證,未經東馬政府批准,也不得參與東馬選舉。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