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維亞人的被害情結

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在近年贏盡道德高地,西方媒體就是通過報導科索沃的苦況,來逐步合理化南斯拉夫的解體,與及對塞爾維亞的出兵。然而在歐洲歷史洪流中,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裔卻長期處於道德低地,一來作為穆斯林,始終和歐洲文化格格不入,二來他們對斯拉夫民族的逼害,也有不少案例。

科索沃首面奧運金牌的劃時代意義

到科索沃申請加入 IOC 時,塞爾維亞的抗議,早已雷聲大雨點小,和中國政府強烈打壓台灣國際生存空間的能力和決心,不可同日而語。加上塞爾維亞自己曾因違反聯合國決議,而在1992年受國際制裁、無緣參與巴塞羅那奧運,為避免再次製造民族矛盾,決定不對科索沃的 IOC 身份提出正式抗議,只表達口頭不滿。

阿爾巴尼亞足球大躍進:背後的認同政治

據估計,現時瑞士人口中,高達3.5%人是阿爾巴尼亞裔,當中大部份來自科索沃,也有來自阿國本部。由於科索沃的獨立身份未獲國際一致承認,代表隊不能參與世界盃、歐國盃等大賽,科索沃球員不少退而求其次,選擇代表阿爾巴尼亞,令阿國進一步得到更多人才。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