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錕的世界主義,與我們的未來

「我對每一個國家,每一個種族的感情是也不多的。大概是因為我接觸的人太多,我是以人為主,不是以國家或種族為主。我住在那裡是因為,在那個地方我可以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在哪裡,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太重要的一點。」

加拿大的軟實力

但加拿大軟實力的最大特色,與美國的「大熔爐」政策相比,還是它的「多元文化主義」。加拿大和美國一樣,本身可算是移民社會,但除了繼承了盎格魯-薩克遜文化,受法國的影響也很大,法文至今也是官方語言。加拿大又長期接納來自世界各地、尤其是落後國家和衝突地區的難民,對少數族裔、非基督教信仰者,依然相對包容。

張鐵志:港台難成想像共同體

雖然訪問中張鐵志對未來出現一種「港台身份認同」大致有所保留,但筆者在他身上,其實就隱約看見了一種類似「港台身份」的身影;那未必是傳統概念上那種很固定、植根(Rooted)在某個「本土」的身份認同,反而是在港台(甚至中港台)之間靈活、能自我調節而又能堅持發揮本身特質和能量的身份。筆者覺得,雖然在政治大環境底下某些矛盾可能愈來愈激化,但同時會出現更多如張鐵志一類,善於尋找空間發揮積極批判能量的知識分子。

台南的香港移民

我一直希望在台灣開咖啡店、兼營民宿,算是圓夢,但客觀事實是,此刻不可能全職做這事。不少朋友知道,都說願意到台灣幫忙打理,但我不禁想,為甚麼要在這裏辛苦賺錢,卻供其他人過自己的理想生活?這樣的這些問題,想下去,自然都沒有答案。畢竟很多事,都是徒勞無功的。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