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遜的脫歐「大計」︰心戰大師重現江湖之作?

因此,約翰遜的脫歐大計早已啟動,不過不是我們見慣的外交談判、政策倡議,而是透過一場場的心戰引導民眾走向約翰遜希望的結果︰一個不論約翰遜有沒有新協議的情況下,也會支持準時脫歐的結果。畢竟在議會制下,鞏固每一天的民意支持來得異常重要。當然,假如提前大選,約翰遜有沒有滿足上任首相時的承諾,自然無人提起了。

約翰遜,不是英國特朗普

總之,約翰遜成為首相後,首要任務自然是脫歐,和尋找脫歐後經濟上、外交上、社會上的過渡方案,已沒有餘力推行其他施政。無論言詞作風怎樣,約翰遜進入了唐寧街十號,更可能是逐步主流化、而不是「特朗普化」,一來他短期內沒有脫歐外太大的發揮空間,二來他也未見有誘因大規模改變內外制度。在社交媒體上的形象,卻是另一回事。

英法「約翰遜大橋」:港珠澳大橋後的世界奇蹟?

約翰遜提出這類創意狂想,可謂他的個人特徵之一。這些年來,他的類似創作多不勝數,在擔任倫敦市長時,就建議在泰晤士河上興建機場或橋上花園,但也有部份構想得以落實,例如泰晤士河吊車,與及被稱為「Borismaster」的新型倫敦巴士,以取締行走了六十多年的Routemaster。不過,都有點淪為大白象。

騷靈教父James Brown與美國黑人身份認同

James Brown在黑人群體的地位,最能顯現於1968年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之後。行刺事件引發美國全國示威,尤以黑人最為激烈,演變成大小抗議甚至暴動。James Brown隨即在情況最為失控的波士頓舉行演唱會,並作全市電視播放,又多度發表講話,呼籲公眾勿以暴力行動回應馬丁路德金遇害一事,強調不應以暴力紀念一位深信和平的人,果然成功令黑人群體冷靜下來。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誰更離地?

故事中呈現的各種矛盾,包括抗爭該走溫和還是激進路線?小鎮本土平權組織如何面對馬丁這位「外來勢力」,「大台」該由誰來主持?平權運動內外的黑人和白人應分別承擔哪些角色?以至時任美國總統詹森(Lyndon B. Johnson)和馬丁各自主張的左翼進步議題,應以哪項作為優先考慮?種種矛盾為香港人看來,原來有一種特別的共鳴。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