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Coming Home:英式幽默與身份認同

但英國人並非單純緬懷昔日榮光,對今天的處境心知肚明,唯有像看待英格蘭國家隊那樣,製造足夠迴旋空間,一面犬儒,一面保存信念和希望。這種在灰色地帶生存的智慧充滿哲理,值得心存二元思維的人學習。

香港的英格蘭球迷:戀殖還是移情?

還記得2006 年世界盃決賽週期間,我身在英國,進行博士學位答辯,在宿舍大堂,和一眾國際留學生,觀看八強英格蘭Vs 葡萄牙的賽事。到了最後射十二碼階段,英格蘭表現奇差,被淘汰出局,而身旁不同國籍的國際學生,居然一面倒為英格蘭打氣。這經驗看似尋常,卻和想像中的大相逕庭:也記得聽過父親說,在1966 年的世界盃決賽週,也就是英格蘭唯一奪冠的那一屆,他當時在英國留學,留學生們卻大多為西德隊打氣,每次英格蘭被入球,都有歡呼聲。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