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Vs「官商鄉黑」之戰

問題是,多少受害人是死有餘辜、多少是因不同理由被無辜牽連,永不會有客觀基準。杜特爾特的非法處決雖然被人權組織、聯合國詬病,但始終受到相當支持,因為除了這樣,要根據正常程序制裁江湖猛人,根本是天方夜譚。

後AI時代經濟產業:由「高端菲傭」談起

重點中的重點是,她外貌娟好而年輕,Whatsapp的profile pic很是可觀,比我那位寫親子專欄的太太,其實更具備當KOL的條件。然而她的月薪,即使我們已主動調高以免她跳槽,還是不及太太十分一,易地而處,她如何想,可想而知,只是背後涉及國際政治經濟的結構性問題,非個人能力所能改變而已。

菲律賓凌晨時分的科學園

在香港,菲傭最低工資是每月四千多港元,在本國Call Center,則有二千到三千港元,差距已經有限。不少菲律賓人情願在這裏工作,起碼公司屬國際大品牌,總好過離鄉別井當傭人。而且Call Center的營運就像保險,總算有晉升階梯,表現優秀的會慢慢成為team leader,足以建立自己的團隊,逐步向上流,不像當菲傭,下一站就是退休。

宿霧隨筆:十年後,菲律賓才是真・香港?

說到這裡,一定又有本土派青年說「說得這麼好,你何不移民菲律賓?」這種思維態度,正是窒礙進步的源頭。其實宿霧人已經這樣想:宿霧雖然不太好,但起碼不比香港差,我們何必走到香港?這對過去數十年的印象,已是顛覆,何況我真的認識從香港移民到宿霧退休的人。

假如菲律賓勞工大幅輸入內地

不少現在在香港、新加坡等地擔任菲傭的人,都有高學歷、高水平,像我們家有兩名菲傭照顧兩個孩子,其中一人在菲律賓有大學學位,本來任教資優兒童,除了英文靈光,也自學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女兒幾乎連中文啟蒙,都是來自這位菲傭。這樣的人才,月薪卻是香港畢業生的1/3,雖然我們是既得利益者,但站在菲律賓角度而言,自然毫不公平。我們也準備一旦她要求離職,就乾脆和她換合約,因為女兒可以離開任何人,就是離不開她。

「菲律賓特朗普」的政績:從杜特爾特訪港談起

這麼多的開支,單靠稅務改革當然不夠,因此杜特爾特一改「一面倒」親美國策,不惜放下民族主義身段,與中國親近起來;適逢中國推廣「一帶一路」,最愛支援基建,兩國一拍即合。但除了歡迎中國和亞投行,杜特爾特依然接受日本牽頭的亞洲開發銀行援助,後者依然以馬尼拉為總部;雖然杜特爾特不時批評美國,甚至以粗口罵奧巴馬,卻對特朗普高度讚揚,甚至在東盟成立50周年晚宴,對著特朗普唱「你是我整個世界的光」。

香港會樹立菲律賓國父黎剎像嗎?

19世紀後期的香港,可謂亞洲、乃至世界風雲際會之處,與各方通達的地緣位置、獨特的政治社會環境,讓香港成為各界人士的避風港。適逢中國革命前夕,東亞、東南亞反殖民運動興起,各路仁人志士往往抱著相似的革命救國理念,前來香港,一邊避難,一邊進修,一遍賺錢,一遍社交,一遍調劑,這是一個極其珍貴的國際社會資本網絡。

攻陷菲律賓馬拉維的ISIS:何方神聖?

加上大規模緝毒下,眾多毒販、黑勢力被關押在各地監獄,卻成了激進份子的潛在兵員:毛特在馬拉維作亂時,首先攻陷監獄、釋放囚犯,這批犯人就成了「ISIS」生力軍。假如鐵腕緝毒,卻換來威脅更大的ISIS,杜特爾特就危險了。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