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的台灣回應

特朗普當選,一時間令台灣朝野憂心忡忡,因為特朗普雖然是共和黨候選人,但基本上獨來獨往,更似「騎劫」了共和黨的平台,而行獨立候選人之實;他個人的意識形態,不少和傳統共和黨員背道而馳,亦是眾所週知。縱觀特朗普本人曾發表的外交政策綱領,我們不難看到,他認為美國之前在亞太地區安全事務中付出太多,要求其亞太盟友們主動承擔更多成本,暗示美國可能會在東亞進行「戰略收縮」,也不會使用「重返亞太」這樣的名詞。

兩岸關係的小丑:岡比亞

在兩岸之間,岡比亞不斷左右搖擺,自然是為了謀取金援,例如多年前宣佈與中華民國建交後,就迅速向馬英九提出「增加援助、減免外債」,當時為求經費,不惜揚言一旦大陸進攻台灣,「岡比亞可派遣千人軍隊赴台作戰」。因此兩岸「外交休兵」,對他的影響最大。

蔡英文時代的台日情結

根據日本對台交流協會2012年在台灣進行的「對日輿論調查」,43%受訪者將日本列為「最喜歡的國家和地區」,其中20至29歲的台灣人對日本的支持率更高達54%。台日雙方對民主、現代化等價值理念的趨同,令台灣年輕人對日本毫無排斥情緒;日本獨特的社會風俗,日系文化如動漫、劇集等,依然是台灣青年風尚。

太平島大戰略:台灣外交的十字路口

中華民國定義的「U 形線」既非《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規定,又未能在法律得到具體解釋,僅是根據「歷史記載」而定,思維與北京「九段線」的「自古以來論」類近,然而在現代國際法,歷史因素的重要性其實是有限的。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