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洲國、西藏與台灣:薩爾瓦多的獨特外交

例如二戰前夕,全球承認「滿洲國」的國家不多,大多是軸心國陣營和它的衛星國,遠在天邊的薩爾瓦多是少數的例外,而且還是日本之後第一個承認滿洲國的國家。導因是當時的薩爾瓦多馬丁尼斯政府也是右翼獨裁政權,有「同氣連枝」之意,同時也是借用無傷大雅的外交表態,宣示和美國不同的「獨立自主」路線。

旅藏港人Pazu Kong:Beyond歌聲響遍拉薩

「香港樂隊Beyond在西藏很受歡迎。在拉薩,我從未遇過懂粵語的藏人,但不少人都會唱粵語版的《海闊天空》。最近,有個西藏大學生邊巴德吉在網上爆紅, 其成名作就是以快閃形式在藏大食堂裏唱藏文版的《喜歡你》。《喜歡你》的藏文版叫《寧都啦》,意思是親愛的,歌詞改了藏文,但意思跟原版差不多。」

習近平捷克行:中捷關係「形勢大好」?

就捷克本國而言,澤曼政府的對華政策轉向,並未得到國內民眾一致認可,尤其國內反對黨就指澤曼違背了捷克自哈維爾以來堅持的民主、人權外交立場,而且聲音頗大。在習近平到訪前夕,布拉格不少媒體報道,數十面用於迎接習近平的中國國旗,遭到反對人士損毀;而在歡迎習近平的儀式現場,手持「雪山獅子旗」的藏獨人士與中國駐捷使領館安排的持五星紅旗的迎接人群爆發衝突,也反映了捷克面對中國崛起的複雜感情。

建豐二年:「西藏一國兩制」與香港

這一節表面上說西藏,其實處處隱喻香港。儘管筆者對平行時空的「西藏一國兩制」未如陳冠中樂觀,但也相信的確有成功機會,現實的香港「一國兩制」就不然了。根據作者思路,假如北京和香港都懂得上述三個模式的智慧,互不走極端,一方在非核心利益範疇向中央讓步、不予強硬派口實,另一方發現保留境內不同制度對國家的長遠利益,「一國兩制」就不會弄至如斯田地。問題是,是否香港人懂得「芬蘭化」,就能得到「善終」呢?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