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解放軍義工」與「特務警察」談起: 十面埋伏的未來警政共同體

解放軍以「義工」姿態有違駐軍法出營,短期內並不會帶來Endgame,這不是好消息,也不是壞消息,卻是逐步十面埋伏收緊「新香港」這警政共同體的一個步驟。這就像港澳辦舉行有關香港形勢的新聞發佈會,要是發生在數年前,各界對如介入香港內部事務,肯定反應強烈,但現在人心惶惶,卻不經不覺間接受了新常態。各路警政神仙老是常出現,社會對什麼能做、應做、不應做、不能做,慢慢就有了法律以外的新認知,這是一個norm construction過程,對日常生活的軟規範有深遠影響。到手術大功告成,香港「澳門化」,外援十面埋伏以外的真・警察們,會否成為用完即棄的condom,恐怕已經不再重要了。

昔日天敵,今日密友:當越南投向美國懷抱

中國「教訓越南」雖然有向美國示好意味,越南迅速改善關係的對象,卻是美國。越南「改革開放」比中國遲,去意識形態化的包袱卻更少,迅速把經濟建設、國防的重要性提升至國家主軸。當美國不再是越南分裂的推手,美國對越南的威脅性忽然接近零,起碼遠低於歷史上經常出兵越南的中國。加上美國市場極大,美國遊客對「越戰勝景遊」又有龐大需求,越南和美國和好,就充滿誘因。於是越南的反美宣傳基本停止,美國在越戰期間的所作所為都成了「景點」,中國在南海造島、開採石油、粗暴對待越南漁民等行為,卻是越南官媒的常規內容。

假如解放軍攻打台灣:美國情報官員的視角

這位NSA情報員又認為,比起攻打過程,維持戰後管治台灣所需的代價,只會更大。在一場全面戰爭之後,台灣面臨戰後基建重建、經濟恢復等現實問題,而對一個戰前人均 GDP 是大陸三倍有餘的地區,高昂的戰後重建成本,會進一步讓大陸經濟受壓。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