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斯克查的價值:假如我是曼聯管理層

曼聯的結構問題、薪酬問題、士氣問題等,自然非一日之寒,只是從管理角度,似乎找不到匆忙讓蘇斯克查扶正,而不留季後評估的合理原因。直線邏輯是他表現太好,需要肯定,但除非蘇斯克查的表現好得成為國際大球會挖角的對象,但那明顯不是事實:他是沒有和曼聯同級數球會的其他選擇的。另一邏輯是需要名正言順,才能及早規劃球會的結構性轉型,但這適用於任何人身上,不是判斷員工是否合適的理由。有動機的只有蘇斯克查一方:大數據告訴他連勝佳績絕不可能持久,他本人任教卡迪夫城的往績不會令人信服,假如不在戰績最輝煌的一刻用盡槓桿,很容易打回原形。

「自由主義國際秩序」,根本從不存在?

難怪以提出「反事實歷史」系列成名的歷史學家費格遜(Niall Ferguson)一語道破,所為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根本不是「國際秩序」,而只是全球精英集團之間的內部秩序,擁有各種壟斷性知識、或實際資產的一小撮人,才是這秩序的真正受益人。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