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Coming Home:英式幽默與身份認同

但英國人並非單純緬懷昔日榮光,對今天的處境心知肚明,唯有像看待英格蘭國家隊那樣,製造足夠迴旋空間,一面犬儒,一面保存信念和希望。這種在灰色地帶生存的智慧充滿哲理,值得心存二元思維的人學習。

香港的英格蘭球迷:戀殖還是移情?

還記得2006 年世界盃決賽週期間,我身在英國,進行博士學位答辯,在宿舍大堂,和一眾國際留學生,觀看八強英格蘭Vs 葡萄牙的賽事。到了最後射十二碼階段,英格蘭表現奇差,被淘汰出局,而身旁不同國籍的國際學生,居然一面倒為英格蘭打氣。這經驗看似尋常,卻和想像中的大相逕庭:也記得聽過父親說,在1966 年的世界盃決賽週,也就是英格蘭唯一奪冠的那一屆,他當時在英國留學,留學生們卻大多為西德隊打氣,每次英格蘭被入球,都有歡呼聲。

《足球小將》之外:日本足球的軟實力

難得《人民日報》也沒有犬儒,對此全盤肯定:「從清理好更衣室和賽場垃圾做起,不是為了避重就輕、舍本逐末,而是為了促成從細節抓起的態度、引領內涵與外延並重的導向,進而推動足球改革與發展事業穩步前行。」這不但是引領全球公民質素,同時也是國際關係建構主義的「規範建構」(norms construction)工程:但凡一國能建構其他國家不得不跟隨的基準,這就是最強軟實力。

阿根廷足球太沉重

阿根廷足球的起點,正是20世紀初的「新歐洲」黃金時代,但到了阿根廷奪得首屆世界盃亞軍、以及在缺席世界盃期間連奪七屆南美國家盃冠軍期間,卻已是國力持續衰落之時。縱使如此,阿根廷人心態上,依然比其他南美國家高人一等,就像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氣派,依然勝過絕大多數歐洲大國首都。

平行時空:加泰隆尼亞獨立後的足球世界

根據美國媒體推算,一旦加泰獨立,華迪斯、碧基、法比加斯、沙維等著名球星,都可能退出、或被逐出西班牙國家隊,而加入「加泰國家隊」。沙維曾預言「加泰隊」會非常成功,可以去到世界國家排名頭10-15位。單看球星實力,毫亦為奇。

桑給巴爾:非洲足協最新成員

為何坦桑尼亞政府終於允許桑給巴爾足球自立門戶?桑給巴爾在過去半世紀,對「是否應該謀求獨立」一直爭辯,本地政治局勢深受「獨統」兩派影響。為了在桑給巴爾民眾中塑造「中央」的正面形象,坦桑尼亞政府開始改變策略,避免持續施壓,反而採用柔性手段,迎合當地對足球運動的熱情,甚至代桑給巴爾向 FIFA 、CAF遊說,這系列舉動讓桑給巴爾球迷感到非常親切。畢竟對當地人來說,「獨立」、「統一」都是虛的,本地球員有沒有獨立出場機會,才是實的。

雞年特備:法國與高盧雄雞

現時,法國國家足球隊、法國足協、法國欖球隊均以高盧雄雞為象徵,下圖為法國於 1982 年發行,紀念當年世界盃的郵票,左上角即有法國足協的雄雞標誌。

《另一場決賽》:全球榜尾大對決之後

早前因為工作原因,造訪加勒比海小島國英屬蒙塞拉特島(Montserrat),它馳名的地方有兩點:二十年前火山爆發,毀滅了全島一半地方,與及它的足球國家隊一度在國際足協排行榜排名榜尾,球迷想必對一場它「爭奪」全球最差球隊的「另類決賽」,津津樂道。這次在蒙塞拉特島,也拜訪了足球對的前任隊長,談起那場「決賽」,他還嚮往不已,絕沒有外間想像的尷尬,因為比賽背後有不少正面訊息。

葡萄牙足球史:獨裁者薩拉查與尤西比奧

尤西比奧至今被視為全球歷來最佳前鋒之一,被譽為「黑豹」,是葡萄牙成為1966年世界盃季軍的頭號功臣,反勝北韓5:3一役尤其經典。但他全球成名後,薩拉查堅持把他留在國內,不讓他以當時的天價加盟意大利國際米蘭,這樣一來,令葡萄牙球員在沒有動力通過足球向外流動、脫貧,也令葡萄牙殖民地以外的球員難以進入本土,本來的黃金機遇,就被白白浪費掉。

巴西學者哥斯達教授:巴西足球大不如前

「巴西球壇衰落,主因是場內「打假波」、貪污嚴重,場外也有「足球流氓」問題。過去,大家都會扶老攜幼到心儀球隊的主場觀看比賽,但現在礙於安全問題,不少人現在寧願在家中觀看直播,就連國內傳統勁旅哥連泰斯,它的主場賽事門票都往往滯銷。」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