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太空競賽續篇:《異形》的太空殖民預言

人類進入宇宙的風險,比昔日殖民蠻荒的風險大得多,即使是地球的衛星月球,我們的認知仍然很淺,在探索外星的過程中,可可能遇到自己無法對抗、甚至令人類絕種的力量,這正是霍金臨終前的警告。這些力量可能是致命病毒,可能是外星文明,科幻電影的主角總是要想辨法阻止致命的外來物種進入地球。當年歐洲殖民者為非洲、拉美帶來了外來病毒,令這些文明在極短時間內幾乎覆滅,我們都不希望成為未來的印加人。

波斯灣小國:印度化不是夢?

但巴林的案例,已經比鄰國卡達爾、阿聯酋健康得多。卡塔爾近年人口有幾何級數增加,因為國家需要大量勞動力,晉身「區域關鍵小國」之列。經過重重後天手術,卡塔爾今天終於擁有人口260萬人,但本土人只有三十多萬,人口比例不過12%,而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爾、斯里蘭卡等南亞裔人口加起來,佔比率卻高達65%。面積比卡塔爾大得多的阿聯酋,近年人口也是倍增,本土人口大約有100萬,比例比卡塔爾更低,只佔全國11%,而南亞裔加在一起,也超過50%。在這些國家,遇到的司機、服務員幾乎都是南亞裔,他們之間溝通的語言、平常聽的音樂,都和活在南亞無異。

文在寅的「北韓身份認同」

文在寅對北韓的認同、對統一的追求,可謂他根深蒂固的政治信念。根據文在寅青年時期的軍旅戰友回憶,就算在南韓軍政府極力渲染北韓罪惡、進行戰爭動員期間,文在寅也私下質疑「無條件反對北韓」的政治立場,稱「北韓民眾是無辜的」,「如果南韓傷害了北韓百姓,所謂統一又有何意義?」2004年,文在寅和母親都是兩韓親屬團聚的當事人,當時他首次返回北韓探親。月前他被《東亞日報》記者問及,「如果有水晶球會做什麼」,他的回答也是「向母親展現北韓故鄉的風景」,並稱若統一, 考慮在北韓以律師身份終老云云。

身份認同外傳:顛覆傳統世界觀的「地緣想像」

地緣政治不是單純的治國術,而是一種社會文化現象,它既有物質意義,更有象徵意義,後者對身份認同的影響更大。我們討論地緣政治,首先要有「我者」與「他者」的體認,而諸如「國家」、「民族」這類事關身份認同的概念,就是一場「地理構建」,而沒有絕對的地理、物理、生物標準。例如是否認同屬於一個國家,更多意味著是否對其社會、文化、政治情態產生認同,而不是是否單純的住在那裏,這概念類似以「想象的共同體」演繹民族主義。

Czechia:「新捷克」的身份認同

這個「正名」例子,給我們的啓示有很多。不少人關注對國內身份認同的影響,但捷克在國際舞台的進取心,似乎更值得注意。捷克在前華約陣營中,國民教育水平、文化素養、經濟發展等都居於前列,目前處於中歐關鍵位置,雖然面積小了,但潛力一點不差,布拉格已成為歐洲其中一個大都會,一直相信自己能承擔溝通東西方的角色,而「東方」除了俄羅斯,還有中國。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