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Facebook會影響世界觀嗎?

和傳統媒體相比,社交媒體的「涵化效應」很可能嚴重得多,因為社交媒體的演算式並非純粹人為,而是根據機械學習催生,本來人類已經有的習性,只會變本加厲,乃至被刻意放大,結果「每日一點負能量」一類專頁居然成為主流。而被影響的用戶,又會比傳統電視觀眾更少選擇權,因為根據網絡演算式,他們根本沒有機會看到其他內容;網絡同一內容的程度,例如色情暴力和荒誕陰謀論,又只會比Fox News一類媒體「去得更盡」。沈迷社交媒體的用戶,不但更可能支持戰爭,當網戰成了戰爭模式之一,更可能直接鼓吹、參與未來之戰,從而直接影響大局。那時候,我們可能發現「涵化理論1.0」的電視世界,已經相當溫和;「涵化理論」2.0的網絡世界,才是平行時空所在。

全球兩極化現象:由Facebook演算式談起

這是因為當演算式只顯示有限的公眾專頁資訊,只會更貼近每個用戶的意識形態度身訂造內容;從前一些相對中立的知識型內容,還可能出現在對公共事務有興趣的用戶的第二、第三選項,現在卻成為新演算式的犧牲對象。換句話說,對公共事務有興趣的人,只會看見更偏頗的單一資訊,他們和其他群組的距離,也是越來越遠,對自身的意識形態卻更為堅定。至於其他對公共事務本來略感興趣的正常人,在新演算式下,現在卻只會看見完全的衣食住行資訊,令社會除了出現極右、極左的對立,同也時出現「關心政治」和「討厭政治」之間的二元對立。

迴音室效應:全球選舉新常態

Facebook 等平台的「趨勢」功能,也頗有無中生有的意味:通過算法公式,社交網站會將某一時間標註為「熱點」,吸引眾多用戶參與相關討論,進而提升網站流量。但問題是,這類網上討論,先天帶有「站隊」性質,與前述「推薦」功能相輔相成,進一步拉大不同觀點陣營之間的隔閡。然而很多時候,相關事件在現實世界的影響力,本來沒有網絡用戶看到的那麼火熱,只是在算法驅使下的網上激辯,把一段本不存在的「熱點」人為製造出來罷了。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