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展的新加坡智慧:鄭永年與「廣東模式」

說到底,如前述,「廣東模式」的開放性,才是鄭永年眼中最值得推廣至全國的特點。筆者曾在《解構中國夢》分析,習近平時代外交將更積極以民族主義為容器,統合社會不同階層、不同身份人士對國家外交的能量,這一方面是「統一思想」,但另一方面,卻也是促使社會在可控範圍內擴大外交參與和反饋的手段,其實是民間智慧各取所需的實驗。目前中國社會變化萬千、新媒體平台發展迅速,民意的流動性和爆發性日漸加劇,對參與「公共外交」的熱情和對傳統外交政策的意見都比過往更熱烈。這一環境下,習近平政府如何參照「廣東模式」,推動具「開放性」的「大外交」,仍需拭目以待。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