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貿易戰?特朗普的混沌戰略

由於美元強勢,美國國內經濟數據其實也很好,加上高利率政策持續,新興市場資金持續外流,阿根廷、土耳其等國經濟已先後爆破,其他新興市場危機恐怕陸續有來。但這次和十年前不同,美國卻是避險天堂,反而可以主動選擇打擊面。假如金融風暴重臨,內地、香港市場同樣難倖免,那時候再加上貿易戰,一切就充滿變數;當自身難保的內地資金再也救不了香港,會發生甚麼事,難以想像。

阿根廷足球以外的經濟危機

阿根廷曾是全球富國之一,資源豐富,有出產石油、規模龐大的農業和畜牧業,工業如汽車業相當蓬勃,旅遊業亦興旺,可說第一、二、三產業都發展得不俗。加上龐大的人口、鄰近的金磚巴西,出口、內需也不成問題。不過拉美式的管治和政權更迭,令阿根廷多年來經濟大上大落,好的時候可以像2003-2007年間,每年有9%增長;差的時候,GDP卻可以在1999-2002年間連跌20%,失業率上升1/4。

懷念曹Sir

數月前,《信報》前輩曹Sir曹仁超不幸去世,他生前在《信報》長期撰寫的財經點評,亦以紀念版再度結集成書。我和曹Sir只有數面之緣,除了難忘他在席間和內地友人大談普通話,對他文章中顯然的國際觀,也有深刻印象。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