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菲律賓勞工大幅輸入內地

不少現在在香港、新加坡等地擔任菲傭的人,都有高學歷、高水平,像我們家有兩名菲傭照顧兩個孩子,其中一人在菲律賓有大學學位,本來任教資優兒童,除了英文靈光,也自學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女兒幾乎連中文啟蒙,都是來自這位菲傭。這樣的人才,月薪卻是香港畢業生的1/3,雖然我們是既得利益者,但站在菲律賓角度而言,自然毫不公平。我們也準備一旦她要求離職,就乾脆和她換合約,因為女兒可以離開任何人,就是離不開她。

「菲律賓特朗普」的政績:從杜特爾特訪港談起

這麼多的開支,單靠稅務改革當然不夠,因此杜特爾特一改「一面倒」親美國策,不惜放下民族主義身段,與中國親近起來;適逢中國推廣「一帶一路」,最愛支援基建,兩國一拍即合。但除了歡迎中國和亞投行,杜特爾特依然接受日本牽頭的亞洲開發銀行援助,後者依然以馬尼拉為總部;雖然杜特爾特不時批評美國,甚至以粗口罵奧巴馬,卻對特朗普高度讚揚,甚至在東盟成立50周年晚宴,對著特朗普唱「你是我整個世界的光」。

菲律賓華人僑領談阿基諾三世

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菲律賓僑領的政治能量,幾乎可以成為造王者,影響力在全球華人僑領當中可說數一數二。除了因為他們的經濟實力,也是國家形勢使然:每當與華人有關的案件出現,或出現勞資糾紛,甚或外交風波,菲律賓政府都習慣了打一個電話,給僑領應付了事,而僑領通常都是自掏腰包解決問題。久而久之,他們成了華人社會的「第三部門」,累積了不少政治實力之餘,也掌握了大量菲律賓官員的黑材料。

菲律賓人口突破一億的意義

只要菲律賓經濟持續發展,一億人口帶來的龐大勞動力,實在是極寶貴的資源。目前菲律賓人均中位數不到23歲,是全球最年輕的國家之一,相比於中位數44歲的「老齡大國」日本,自然是潛力無限。加上一億人的龐大內需市場,本身就是經濟奇蹟的溫床。

捷克蘇台德區與南海:慕尼克協定的借古諷今

希特拉要求併吞蘇台德區,在該區確是有極高「民意基礎」。蘇台德區併入德國後,甚至是全國最支持納粹的地方之一。到了二戰後捷克復國,幾乎把全體蘇台德區德人驅逐出境,並立法禁止再使用「蘇台德區」此歷史名詞,自此「蘇台德問題」才完全落幕。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