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阿富汗

其實世上有很多鮮為人知的教學體系,例如在中亞,不少教育項目都有阿迦汗基金會負責。阿迦汗(Aga Khan)是伊斯蘭什葉派伊斯馬儀派的世襲領袖,這一支穆斯林相當現代化,也賦予阿迦汗「與時並進」演繹《可蘭經》的權力,因而被塔利班等基本教義派視為異端。阿加汗對信徒的教育特別著重,近年成立了一間設備一流的「中亞大學」,有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三大分校,參觀過後,感覺比香港中文大學的設備更好,而且都是建立在三國山區,目的就是改善山區下一代的教育水平。阿富汗就在身旁,尖子可以拿獎學金進入阿迦汗的中亞大學,這一條脫貧的路,令人看到國際社會如何協助一個地方重生的希望。

特朗普伊拉克聖誕勞軍的權謀

對特朗普而言,此刻他的最大目標,自然不是在敘利亞是否撤軍、更不會是有沒有對敘利亞庫爾德人背叛,而是他自己兩年後能否連任。從近來的人事調整可見,他佈局的唯一基準,就是團隊會否現在開始就配合他打2020年選戰,而不是有甚麼治國理念。所以他身在伊拉克時,卻用了不少篇幅談論美國政府停擺、國會不通過修築墨西哥圍牆撥款一事,這和自敘利亞、阿富汗撤軍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卻是特朗普「綁架民意」的策略之一:只要他證明了撤軍的決定獲得主流民意支持,政府民望得以提升,用來和國會議員討價還價的籌碼也會增加。在未來兩年,種種以民望為目標的內外政策還會層出不窮,對全球領袖和美國國內政客而言實在太難觸摸,對這位非常總統,也難免又愛又恨。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