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達比羅浮宮(三):大數據與未來個人化博物館

當一切都成為數據,遊客看在眼裏,就可以想到自己版本的策展方法,取代官方展品的陳列。當然,展館環境有客觀限制,不可能輕易改變陳列方式,但在虛擬世界,一切不過一鍵之勞。遊客只要手持iPod,通過展品啟發比較史學的思維,輸入要比較的變項,例如「找出三件和兵馬俑型態相近、來自其他州份的文物」,就可以有了自己的「虛擬個人博物館」。博物館通過遊客被啟發的創建,也可以得到數據,知道最受歡迎的原創文物策展組合是甚麼,到達一定程度,就可以把「民意」變成實物的官方策展,屆時遊客發現自己的天馬行空,也可以改變世界級博物館的策展方式,亦會更用心互動遊覽。

阿布達比羅浮宮:全球在地化的實驗(一)

由於阿布達比羅浮宮展品不多,反而令人專注細看每一個策展,進而有不少意外收穫。例如在人像展區,兩件貌似風馬牛不相及的文物並列在一起,一件是公元二世紀的羅馬《雄辯家》人像,另一件是巴基斯坦的佛教鍵陀羅文明菩薩像,但兩者的姿勢、神髓出奇地相似,原來都受古希臘雕像文化影響,古希臘文化隨著阿歷山大大帝遠征傳播到世界,結果殊途同歸,此所以佛教初時並不盛行人格化的神佛雕塑,直到鍵陀羅文明受希臘文明薰陶,才改變了面貌。數月前,我先後到過羅馬和巴基斯坦的鍵陀羅文明遺址,但唯有在阿布達比羅浮宮,才找到兩者crossover的視角觸動。凡此種種,阿布達比羅浮宮又豈止一個炫富博物館?

波斯灣小國:印度化不是夢?

但巴林的案例,已經比鄰國卡達爾、阿聯酋健康得多。卡塔爾近年人口有幾何級數增加,因為國家需要大量勞動力,晉身「區域關鍵小國」之列。經過重重後天手術,卡塔爾今天終於擁有人口260萬人,但本土人只有三十多萬,人口比例不過12%,而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爾、斯里蘭卡等南亞裔人口加起來,佔比率卻高達65%。面積比卡塔爾大得多的阿聯酋,近年人口也是倍增,本土人口大約有100萬,比例比卡塔爾更低,只佔全國11%,而南亞裔加在一起,也超過50%。在這些國家,遇到的司機、服務員幾乎都是南亞裔,他們之間溝通的語言、平常聽的音樂,都和活在南亞無異。

一帶一路的遠鄰:阿聯酋的知識型經濟

阿聯酋的政治局勢一直平穩,與它內部的「高度自治」有不少關係。阿聯酋由七個酋長國組成,各國都有類似「一國兩制」的安排,「阿聯酋聯邦國民議會」只是聯邦層面的政策諮詢機構,由各酋長國代表組成,半數成員、正副議長均由選舉產生,各成員的地區利益一直得到相對平衡,而又有各式各法的彈性:有些如杜拜般進取,有些如沙迦般保守,有些則如阿布達比般後發制人。作為一個整體,阿聯酋內部互相對沖,卻有了鄰國沒有的優勢。

主權轉讓:埃及島嶼賣予沙特之後

事實上,埃及政府確是在鑽空子,即通過「私有權轉讓」和「海上重新劃界」的形式,完成這次轉讓,意味著埃及轉讓的是「島嶼控制權」,即埃及官方所言「本未擁有過主權」,從而避免了公投要求。

當香港捲入中東軍售風雲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被制裁的港企「安徽藍德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並非「真・香港人」開的公司,而是一位阿聯酋商人侯賽因在香港註冊的子公司,其母公司位於阿聯酋,主營「國際貿易」,亦在制裁範圍之內。美國財政部懷疑侯賽因利用這兩間公司的經營網絡,為伊朗國營企業研發導彈獲取相關資源,尤其是利用在香港註冊的子公司,為一條研發導彈所需的碳纖維生產線融資。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