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兩次革命之後

慢慢下來,當地學者唯有務實地以結構主義,歸納兩次革命的成因:據說阿卡耶夫來自北方,貪腐便宜了北部大族;巴基耶夫來自南方,只照顧南部權貴;而吉爾吉斯這樣的小國,精英階層來來去去就是那個小圈子,革命不過是他們之間的權力分配,與及如何滿足美俄中三大國的平衡遊戲,權貴貪腐也是對氏族的「忠誠」,對人民生活其實無大影響。這種犬儒觀點,乃一家之言,在《華盛頓郵報》記者席斯金的《不安的山谷》有詳細介紹,很值得到吉爾吉斯旅遊的朋友一讀。

吉爾吉斯:顏色革命之後的李白故鄉

全國成年女性都達到中學教育程度、男性相關數字亦達99.9%,這是一個近乎零文盲的社會,也是它何以在中亞各國當中容易推進民主的原因。與此同時,吉爾吉斯的勞動成本卻極低,2018年的最低工資僅為每月20美金。如此吸引的條件,外資理應盡早把握機遇。

五十年代波斯政變解密

這場政變在美國外交史、伊朗政治史上,都佔有重要地位:這可能是中情局第一次成功通過情報、間諜活動,實現外國政變,這模式日後不斷被應用於其他地方,甚至可看作「顏色革命」雛形。

委內瑞拉糧荒:天堂到地獄之路

這些情況,在強人查韋斯執政時,根本不能想像。根據世界銀行統計,查韋斯治下的委內瑞拉經濟復甦,2004年的 GDP 錄得17%的增長,在全球首屈一指。查韋斯生前大搞社會主義政策,包括企業國有化、財富再分配和價格控制,令人民普遍分享到經濟增長的紅利。為甚麼查韋斯死後,委內瑞拉就一蹶不振?

巴西、委內瑞拉發生顏色革命?

他認為上述「美國陰謀論」都是捕風捉影,不是因為美國不會搞小動作,而是今天的美洲政治環境,已經與冷戰時期迥異,美國在南美洲的影響力在過去20年持續下降,已沒有能力策劃大規模顏色革命。目前在巴西、委內瑞拉所見的政潮,都是由內而外的,更像迷你版的阿拉伯之春,民間在面對經濟危機時,厭倦長期執政的集團,雖然這裏的「長期」不及埃及、利比亞諸國,但也是十年以上的朝代。

獨裁者2.0

標榜「法治」,不時提出「依法治國」、「依法辦事」等口號,以擺脫獨裁或「人治」形象,但實際上僅以法律為管治工具,思維類似中國古代法家,而鮮有宣傳法治精神。例如過去獨裁者往往會派軍警突擊在野政黨總部,把異見份子帶回政府部門問話,「獨裁2.0」則不再以政治罪行捉拿異見人仕,而改以「逃稅」、「衛生環境惡劣」等理由,肅清在野黨基地。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