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香港:關於「獨立關稅區」的種種迷思

根據傳統外交智慧,就算中美關係惡劣,美國也需要香港作為透氣口,特別是貿易戰期間,美國企業更需要香港融資,同樣中國也默許了美國在香港經貿層面建立勢力範圍,這是傳統大國博弈「你中有我」的智慧。按美國利益計算,不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的前切,只有兩個:一是華府鐵了心和中國打全方位貿易戰,單純以打擊中國、扶植新加坡一類盟友徹底取代香港為目的,而不希望保留自身迴旋空間、或計算潛在長遠利益;二是北京太明目張膽利用香港這窗口,例如讓國企主要業務都以「香港身份」享受不同關稅待遇,到了誇張得其他國家不得不回應的地步,那同樣失去「水至清則無魚」的外交智慧。又是根據傳統智慧,中美兩國領導人都不會如此缺乏遠見,唯一問題是「傳統智慧」在今天這後真相時代是否還管用,卻不好說。

「郵票上的香港x國際關係」郵展介紹

由facebook專頁萬國郵政主辦的「郵票上的香港與國際關係」展覽,國際關係研究學者沈旭暉說建立專頁是希望「推廣集郵這日漸式微的興趣,弘揚國際關係只是枝葉」,讓集郵像唱片、攝影、咖啡成為復刻潮流。不過他仍認為「香港作為國際都會,不少郵票和郵政歷史都體現了由英屬港口到中國特區的轉變和特色」。

《香港-東盟自由貿易協定》作為香港經濟出路初探

不過這協定除了單純的貿易計算,對中國的宏觀外交政策,也有「週邊效益」。近年中國和新加坡關係惡化,認定新加坡在中美博弈中偏向美國,而香港與新加坡的優勢相近,同時又在東盟較具影響力,要是北京刻意以香港與新加坡競爭,也可算是「懲罰」新加坡的手段之一。中國近年在東盟不同國家興建港口,以圖打破新加坡在東南亞地區的港口壟斷,加入了香港,也是另一個分流大計。要是香港從中獲利,首當其衝的還有台灣:近日盛傳澳洲被北京要求在香港、台灣之間「二選一」,簽訂自貿協定,反映香港FTA在宏觀層面,已經成了中國外交的一個籌碼了。

新加坡裝甲車事件:李光耀的智慧適用嗎?

目前新加坡和中國的矛盾,除了戰略層面的衝突,其實還是「文明衝突」:已經全盤西化的新加坡領袖(不少是華裔)根據西方邏輯處世,而在中國眼中,任何「據理力爭」,都是不順從的表現。左右圓通,除了利益計算,還要有文化交融的底蘊。

胡文案:泰國-香港雙邊關係案例

胡文不是在香港被捕,而是在泰國被泰國警方拘留。全國人大常委的解釋,並無表明「BNO持有人在海外第三國不享有英國領事保護權」,而事實上,對此中國也不能解釋。畢竟,BNO的簽發方是英國,其持有人以英國國民(海外)身份,在中國(含香港)之外第三國的領事保護權如何行使,當屬於英國與第三國之間,就領事保護問題達成協議之範疇。

赤道:香港涉外關係大字典

在影片中,最早聲稱得知恐怖份子「赤道」所在的人,是一名信奉錫克教的情報商人,他與警察相遇的場所,就是灣仔皇后大道東錫克廟,也是筆者經常帶學生「田野研究」的地方。香港錫克教徒有沒有情報體系,筆者不敢妄言,但歷史上,他們的確和香港安全息息相關。

香港能制裁菲律賓嗎?《馬格尼茨基法案》的啟示

馬格尼茨基是一名俄國律師,因揭露一宗貪腐案被捕入獄,最後在獄中被虐打致死。虐打致死的事實,曾被莫斯科任命的人權委員會證實,但後來根據官方調查,馬格尼茨基變成死於心臟病。案件變成西方高度關注的醜聞,也給予西方借題發揮的機會,令美國國會在二○一二年通過《法案》,在俄國入世、兩國貿易關係正常化的同時,對涉及馬格尼茨基案的俄方公職人員制裁,包括禁止相關人士進入美國,並凍結他們在美資產。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