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凱恩的106歲母親:舊美國夢另一代言人

她93歲高齡時,依然到歐洲旅遊,打算租車,被告知「年紀太大」,一怒之下,乾脆在法國買了一輛新車,用來自駕遊,然後把車運回美國。「瘋狂之旅」還未終結,法國車落地後,Roberta又獨自駕駛它,從東岸老家穿州過省,一直走到西岸三藩市,把車送給住在那裏的孫甥。

麥凱恩喪禮,也是美國傳統精英的喪禮

奧巴馬、喬治布殊的悼詞,通篇都是對特朗普的「抽水」,例如奧巴馬說「當前的政治充斥刻薄和狹隘,這種政治表面強悍,實質源於懼怕」;喬治布殊說麥凱恩「痛恨濫權,無法忍受偏狹自負的暴君」;麥凱恩的女兒說得更直白,幾乎每一個字,都是否定特朗普和「新時代」,主軸就是「麥凱恩的美國不需要再次強大,因為它從來都很偉大」。這個主旋律,可謂美國跨黨派精英的共識,而他們對特朗普的仇恨,已經失去體制內解決的可能性。

麥凱恩為何是越戰英雄?

麥凱恩在1967年被俘,1973年獲釋,前後被北越囚禁五年半,今天到河內旅遊,「麥凱恩戰機被擊落處」是重要景點之一。不久他的父親被任命為美軍太平洋司令,統籌對越作戰,北越曾放風願意提前釋放麥凱恩以示「友好」,其實是希望動搖美國軍心,挑撥離間。結果麥凱恩的父親拒絕北越「好意」,強調兒子不能先於其他美國戰俘獲釋,此舉贏得國內外一致尊重。明白到自己的統戰價值,麥凱恩在北越也拒絕和對方高層、甚至是呼籲和平的國際NGO代表見面,以免被利用。他一生對自己的愛國情操相當自傲,確是受過考驗的。

麥凱恩傳奇與「舊美國夢」

直到特朗普冒起,走的同樣是「第三道路」,但卻是打破兩黨精英共識、向民粹主義靠攏的新路,這自然和麥凱恩三十多年在國會的努力背道而馳,卻呼應了社交媒體興起後的全球新趨勢。所以二人關係之差,完全是路線之爭。美國傳統精英嘉許麥凱恩的努力,他們成長的背景,習慣由一小撮精英控制權力核心,自然也會通過麥凱恩病逝,重新弘揚這種價值。

麥凱恩的黃昏,依然燦爛

麥凱恩的病能否治癒,一般專家都不看好,美國媒體引述同一病例的存活率,平均是一年半。當然全國名醫會爭相治療麥凱恩,加上他的軍人鬥志,很可能比這個平均數活得長,但假如要下屆再競選連任參議員,就幾乎不可能。不過這段最後的政治日子,可能會相當精采,兩黨精英和特朗普的角力,可能都在麥凱恩的保護傘下進行。特朗普可能想不到,最難纏的對手,還是這個同代人,重病反而令對方的政治戰鬥力倍增,何其諷刺。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