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Winston教導我們的事︰平凡的偉大・偉大的平凡

這自然不是說邱吉爾、歐維爾值得被造神。恰恰相反,二人的性格都有受爭議的一面:邱吉爾的民粹風格,比今日政客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少決策也頗獨裁,到了第二次擔任首相的任期更是老態龍鍾、明顯被時代拋棄;至於歐維爾本人在西班牙內戰的角色,也曾經歷盲從激進的年代。但正正是這些閱歷,才令二人之所以為人,充滿曾經滄海的視野,放著人類未來,才能留下不朽名作。假如一切憑父幹、被上一代生涯規劃、循規蹈矩盲從可能已不合時宜的上一代潛規則,世上是不會出現邱吉爾和《1984》的,我們今天安坐家中能消費這些經典,更應居安思危,從平凡中歷練偉大,才是不枉此生。

1984的香港平行時空

在三國之間,還有一塊涵蓋北非、中東和東南亞的四邊形區域,擁有世界1/5人口,成為緩衝區、也是衝突區,不隸屬任何一國,香港即是這四邊形的一角。最有深意的是,四邊形內的居民,已成為事實上的附庸,不時在各國之間易手,存在的唯一價值,只是生產更多軍備用於戰爭,他們自身的命運,則從未被重視,讀來讓人似曾相識。

Up ↑